您在观察: 首页 » 文学 » 那城,那路,那村(二)——回忆北京 作者:老村长

那城,那路,那村(二)——回忆北京 作者:老村长

6930667_201558689139_2

(渥太华北京协会“情系北京”征文之十二,文章版权属于作者所有。原文发表在北京协会论坛www.ottawabeijing.ca原创天地)。

那时我在北京农业大学读书,女友在北京农业工程大学求学。每到周末便骑着辆自行车到女友的学校会女友。记得骑行路线有两条:第一条,从北京农大出来,沿着圆明园西路南行,上清华西路从清华大学西门穿行清华大学至东门而出,上清华东路到达女友学校。每次从清华校园穿过,表面上十分镇静,装作清华学子。但心里头每次都担心门卫盘查,回想起来,挺有趣的。另一条,或从农大路,或沿滨河路(那时没有路,只是沿着那条小河走)东行,经过北京体育大学(或从圆明园废墟中间穿过),从清华大学校区后面的海淀区东升乡的农田中穿过,在经过林大北门,到女友的学校后门。但印象中,第一条路走的最多。夏季里和女友花前月下,在清华东路上留下了很多美好的回忆。我毕业后在北京找到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北京农业工程大学任教,自然也就和这条路更近了。以后有了女儿,也经常带她到学校的正门、东门前去玩,门前就是清华东路。女儿很多小时的照片都能见到这条路的影子。以后无论是在海淀乡挂职,还是在公司里上班、出门购物,每天骑自行车都要沿着或穿过清华东路。日日经过却不留意,但回想起来,这条路伴我在京的十年,寻找封尘在脑海里的记忆,这条路的那一草一木,原来还那么深刻!
由于和夫人同在北京农业工程大学任教,就有了在那里分房子的机会。在九十年代初期,北京的住房条件非常简陋。当时能够有一个属于自己的一间陋室,对于到北京闯荡的年轻人已经很不错了。记得我们在学校分到的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房子是一个有三十平米大小的平房。翻出以前的身份证,上面清楚的记录着房子的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北京农业工程大学职工三村三排5号。所谓职工三村,是几栋建在学校最北边的六、七排平房,距学校的北门还有五百多米的路程。村中每一个平房都有两间十多平米的屋子,外加后面一个四平方米左右的厨房,厨房中有上下水。平房中没有洗手间,村中有两个公用旱厕,是大家每天聚会聊天的地方!虽然艰苦,但毕竟是有了一个家,况且,当时学校的一位副校长就住在我的隔壁。连堂堂的大学主管分房子的副校长都住在村里,我们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那个时候就是那样的条件。我们一家人在那里一住就是六年,直到我们去澳大利亚的时候。
三村的后面,就是海淀区东升乡的耕地,那里的农民在耕地上盖上大棚,种植蔬菜。我们住在三村里的村民,经常在清晨去大棚里买些刚刚采摘下来的蔬菜,非常新鲜。我们三村前面路东是一汽北京办事处,路东是学校的试验田,主要搞农机试验。在试验田的最南端、靠近学校北门的地方,是学校水利学院的试验室。当时水利学院搞鸡舍湿控设备,就在那里建了鸡舍,养了些蛋鸡,我们经常到那里买些新鲜鸡蛋,和淘汰的老鸡。现在一汽驻京办事处还在,那些试验田、实验室,以及职工三村,早就建成学校老师们的住宅了。
在96年底,东升乡把在学院路边上,与职工三村有一壁之隔的汽车改装厂进行改造,引进了一家国外的仓储式商场,叫普里斯马特,现在回想起来,那店名应该是英语店名的直译:PriceMart。普里斯马特当时的运营模式和这里的Costco一样:会员制。这是普里斯马特在中国开的第一家商店,那时对于我们来说是新鲜事物。为了吸引会员,普里斯马特给大众的承诺是加入的会员,任何时候想退,百分之百退回会员费。当时已经知道很快就出国,不会在国内呆很长时间,但由于有了商家这样的承诺,也就办了会员证,去体验一下新鲜事物。后来开业后普里斯马特改变了政策,加入会员后退出不退会员费。出国前办理退会手续时,费了番周折,拿出最初该店的广告宣传单,才要回会员费。那个商场在开业时吸引了很多人,但可能是因为和中国人的消费习惯不同,后来去的人也就慢慢减少了,现在这个商场也早就不存在了。查了一下地图,这个地方现在叫圣熙8号购物中心。
2008年北京奥运会后,回到当年工作和生活的地方看了一下,可那里早已改变了模样!城,还是那个城,路,还叫那个路。可那条路的原貌和那个村,只能在记忆里寻找了…… (2015年2月17日 于渥太华)

关于作者

发表数目 : 4740

© 2012-2020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by Canada China News

回到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