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观察: 首页 » 美术

咏“兰”

碧叶参差韵幽长,馨草劲节巧凌霜。 生无桃李胭脂面,自有芳菲王者香。 娟娟净质春不艳,皎皎素心气自芳。 冰清玉洁宜净土,何需瑶池富贵乡。 注: 芳菲:花美香味浓 皎皎:洁白而明亮 素心:纯洁的心 ...

更多

二月兰

于瑞荣 南理工校园里的那片水杉林已经有些年头了,如今树径碗口粗细,树干挺拔笔直,树阵整齐划一。我每天都要从那里经过,有时我感觉那水杉林就像一群正在进行形体训练的舞者,身板笔直地站在那里,仿佛是“天鹅湖”中年青的王子。 “王子”的脚下,是一片绿色的地毯,铺满了整个树阵。这绿色地毯是由一种叫诸葛菜的草本植物组成,每到农历二月,诸葛菜还会开出紫色的小花,人称二月兰,这二月兰连成一片,蔚为壮观,它可以将绿色地毯顷刻间变成了紫色地毯,雍荣华贵,光彩夺目。在“王子”眼中,二月兰就是春的使者,当二月兰盛开的时候,春天的脚步就近了。春天一到,形如羽毛的绿叶爬满水杉的枝头,这正是一年中“王子”扮像最年青帅气的季节。于是二月兰与水杉就定格在了人们的相机里,那水杉组成的树阵,那二月兰涌动的花海。 其实在春天的百花园中,二月兰属于最不起眼的一类,个头低矮如草,花瓣不多且小如指甲,如果是零星地散落在田间地头,没有人会多看它一眼,说不定 ...

更多

回家

我祖籍山东,出生地南京,在我的潜意识中,南京就是我的家。年轻的时候,我对家并没有情深意浓的感觉,那时我也不太喜欢南京,总觉得南京这个城市没有什么特色。从语言上看,南京话属于北方方言,自己人说说还可以,如果在外人面前,特别是广播电视上听到有人说南京话,非但没有亲切感,反而觉得别扭,即便後来广播中有个雷雷、娜娜,电视里出现了个老吴韶韶,仍觉得南京话上不了大雅之堂。从文化上看,南京没有自己的戏剧戏种,小时候曾在夫子庙和工人文化宫听过“南京白局”算是南京人自己的东西,但南京人并不喜欢它,很快就失传了。从饮食上看,南京没有自己的菜系,比较有名的饭店,不是走的粤菜系,就是主打杭帮菜。後来夫子庙推出了一个南京小吃,好像有点特色,但它其实是由南京老百姓爱吃的一些早点拼凑而成的,只不过把它“袖珍化”了,形式上让人感觉好奇,口味上并没有什么独道之处。南京原来最有特色的地方是遮天蔽日的林荫大道,外地人十分羡慕,那时即使烈日当头,南 ...

更多

© 2012-2018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by Canada China News

回到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