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观察: 首页 » 情感

大象席地而坐,读后感

一只跛脚的狗被主人牵着走,我注意到狗主人将他的帽沿儿压得很低,大衣的领子又开得很高,挡住了他整个的脸。我想看清楚牵狗人的脸。那只狗趁着跛脚离地的间隙望了我一眼,我冲它笑笑。 “嗨,它叫什么名字?” “它叫劳伦斯。” 牵狗人侧过脸,我看见他戴着墨镜。那是一款非常有趣的墨镜,镜片里站着的人明明是我,我手里拿着橙黄色的雪铲,穿着一双墨绿色旅行者牌的雪地靴,有一只鞋的鞋带儿没系上,鞋带儿落进雪里,被橙黄色的雪铲狠劲地压着。 这款非常有趣的墨镜是他的。 “是一条河?你想去看看那条河?”我从墨镜的折射里跑出来,继续把话题重新引向那只跛脚狗。 “我曾经在那里生活。” “这只狗看起来岁数不大,它几岁了?” “马上两岁了。” “你确定它可以跛着脚走在雪里?” “哎哟。“他哎哟了一声,然后俯下身去看劳伦斯的跛脚。他抱起劳伦斯,好像女人抱起她的孩子。 “哎哟,对不起,可以帮我抱一下它吗?”他又哎哟一声。我把雪铲放到一边,伸手接过劳 ...

更多

老夏昏迷了(四)

文 / 十月 Canada 老夏还有一位好朋友,我也见过。现在处于和老婆分居的状态,没有工作没有收入,住在老夏的另外一套房子里。我问他咋又把房子给人了,他说人家对他有恩情,他得报。除了这两套房子之外,老夏还有一套房子出租,他自己住在父母留下的房子里。 之前的日子里老夏的这两位好友不能说天天见面,但是隔天是肯定得和老夏见面的。每次我去老夏家里看望他,他的这两位朋友至少有一人总会在他身旁。老夏说他俩在他最困难的时候帮过他。 我想,之前的最困难时刻,老夏起码还年轻,还是公司的老板。但是当年的再困难,也比不上如今的昏迷困难。据司机每天发送给大家的病情报告看,老夏脑部手术就做了2-3回,最初是因为心脏手术引发的昏迷。 住了三个月的ICU,最新的消息是目前可以根据医生的指令眨眼,眨几下眼。 但还是说不了话。 当时我联系过司机一回,老夏昏迷的第二周,我正好在北京。我说告诉我一下地址我去看看老夏,司机说老夏嫂子说现在不方便看 ...

更多

© 2012-2018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by Canada China News

回到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