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观察: 首页 » 加国老人

渥太华 陈大晚诗集——懷念摯友文獻系列(一) 悲莫悲兮生別離——周海濤

漂泊或许是人生俱来的本性吧。李太白诗人,不是说过么?「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人,不过寄身於天地游子,辗转於人间道上,固然,就自身才力的发挥,生命的腾越而言,旅客的身份,并不形成妨扰的力量,但念及情缘聚散,便不禁令人慨叹於浮生与行云,飘萍有著相似的无奈啊! 风的起落,潮的来去,我们看行云徘徊,坠叶飘零都有不忍,而更面对人世情缘的聚散匆匆,伤而之何?缘之交流,会温暖了客心,使他不再孤独,情便在其中滋长,亲情、友情、儿女的爱情……我们莫不是以感激之心怀去养护、去领纳,一旦互相关顾,不得不改变了温馨的原貌,而成凄伤无奈的牵扯,别,便如此教人黯然断魂。 死亡是最不可抗拒的离别了,奔涌的泪向滴落於对方冰冷的身躯,悲伤凝结了,恨撼凝冻了,没有未来的悬想,没有牵扯的离思,没有依依的愿望,只在一霎的那间,天地坠入暗郁之中,死别的情绪,悲伤二字,无法诉说,所谓: 「惆惝人间万事达,两人同去一人归」! (大晚 ...

更多

陈祖娟诗画——望海潮

春节春至,渥城应是,雨细风暖日丽。草色回绿,翠柳吐碧,桃李初放香溢。黄莺高枝鸣,双燕剪轻羽,游人出画宇。赏春醉春,诗频琶声响众侣。 何处寻觅春意,严风吹玉树,水静云低。六出洞开,琼花玉蕊,洒遍四野山居。琼楼亦难觅。胜春花怒放,堪赞堪记。尤锦句诗余,任年年落花飞絮。 ...

更多

上海楼关周秀娟病逝

文/ 范佐伟 本埠历史悠久的上海楼,是唐人街最早期的华人商号,有数十年的历史并曾有一度成为华埠的地标。东主关煜彬与妻子周秀娟把餐馆成为当时的中西文化交流中心,把中华文化介绍给主流社会,担当著一个重要的角色。关太Nancy喜欢客人称她为Mama Kwan,因为她平易近人,笑容满面,使客人在上海楼吃饭时有很有亲切的感觉,因此常见到3代同堂的客人在此聚会。育有8个儿女的关太儿孙满堂,晚年甚感欣慰,可惜肾病使她行动非常不便。本月8日病逝於渥太华,享年83,她的真诚、慈爱和笑容将永存於每人的脑海里。 ...

更多

© 2012-2020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by Canada China News

回到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