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观察: 首页 » 文学 » 夏深怜幽草 文/范方启

夏深怜幽草 文/范方启

668573_162426684179_2

才作别“小荷才露尖尖角”的初夏,放眼再望不远处的湖面,已然是“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壮丽的景象,盛夏到来了。盛夏未到,心中已提前为那份“永日不可暮,炎蒸毒我肠”的特别的不适而担忧起来,虽然已历经了一个又一个的夏天,但内心中总是存在着抵触的情绪。
夏,还是不听命你的意志的到来了,并且愈走愈深。一旦来了,近距离地接触,竟也觉得它原本就不是那么的面目可憎。是的,它本来就有着一点即燃的激情,如果你用欣赏的眼光去细细地打量它,会发现它原来竟是那么的率真,“黑云翻墨未遮山,白雨跳珠乱入船”,几乎不懂得掩饰自己的情绪,只需一番痛痛快快地宣泄,愁容满面顷刻间便化为碧空万里。怪不得唐朝有位叫做高骈的诗人心情那么好的将夏景信手拈来:“绿树阴浓夏日长,楼台倒影入池塘。水晶帘动微风起,满架蔷薇一院香。”可以想象写诗的人当时是何等的怡然自得。
在暑气减弱的黄昏之际走出户外,你没准会与开在路边的野蔷薇邂逅。那白色的、红色的、紫色的花朵,肯定会让你觉得眼前一亮,那个时候,你不觉得那是一份有些意外的“艳遇”吗?还有乳白的茉莉火红的石榴,在满目的青翠之中是那样的惹眼。我尤其喜欢宋朝一位诗人写的关于茉莉花的词儿:“天赋仙姿,玉骨冰肌。向炎威,独逞芳菲。轻盈雅淡,初出香闺。是水宫仙,月宫子,汉宫妃。清夸苫卜,韵胜酴糜。笑江梅,雪里开迟。香风轻度,翠叶柔枝。与王郎摘,美人戴,总相宜。”细品这词儿,我恍如遇见了仙子,而体内那点不安分的燥热,也悄悄不见踪影了。
昏昏欲睡的夏日倘若能看到石榴花,那又该是另一番的感受了。那耀眼的色彩,定会赶走你的所有的疲劳,恍惚间,你或许会觉得有什么精彩的故事马上就要展开剧情,你会不由自主地打起精神来。尽管最终你所看见的还是花,但是你的想象鲜活了,寡淡的日子不再寡淡,你甚至在欣喜,在激动,没准还能溢出幸福的滋味。那个时候,你是不是要感恩地力之神奇?“闲折两枝持在手,细看不似人间有。花中此物是西施,芙蓉芍药皆嫫母。”瞧这白大诗人,看见了石榴花,眼中完全没有了芙蓉和芍药了。不过,我还是理解此君的心直口快,喜欢就该大声说出来,白居易做到了。
泛着金黄的早稻,一片墨绿的单季稻子,即便是稻子,也呈现出了不同的色彩,而色彩又是那么的分明,丝毫不跟你含糊。行走在夏日的大地上,你也许会在心中轻松地吟唱起来。

关于作者

发表数目 : 4362

© 2012-2018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by Canada China News

回到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