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观察: 首页 » 文学 » 《送礼》文/李婧

《送礼》文/李婧

1609497744

明年,刘校长所在的学校又将迎来四年一度的省级教学督导检查。对于这项迎查工作,上级领导非常重视,隔三差五地便下乡巡视指导。
陈总校长作为主抓领导,早已在第一时间给了指导意见:学校大门冲西,与风水不合,马上拆除,另开南门;校园地面虽平整的,但清一色的水泥硬化显得学校有些古板、老气横秋的,还是建几个错落有致的亭台才好;校园中间的这个大花坛太占地儿,干脆移走,就把它放到厕所门前吧,让浓浓的花香中和一下异味,倒也不错……
刘校长对待领导的指示向来虚心,一通“是是是”之后,便付诸行动,第二天就请来十多位工匠,准备“开战”。也就在这一天,县局的王副主任亲自带队,由乡镇总校的领导陪同,突然莅临指导。
看到大门口堆的红砖和水泥,王副主任微笑着点头:“老刘啊,你这是要准备大干一场啊,不错!说说,你准备怎样改建你们的校园呢?”有了陈总校长的事先指导,刘校长胸有成竹,如此这般地复述一遍。刘校长边说,边偷眼瞧瞧陈总校长,他此刻正笑眯眯地看着王副主任,估计在等他的那句:“嗯,主意不错!”然后,刘校长便应及时地补上一句:“这都是陈总校长的精妙点子哦!”再……嘿嘿。
谁料,听着刘校长的介绍,王副主任的脸逐步由晴转阴,末了,“雷阵雨”突然来袭:“纯粹是胡闹!咱们这是学校,你以为是普通老百姓盖房吗?还讲什么迷信!学校,不但要教给学生知识,更要给学生正确的思想引领。另外,你建那么多的亭台,费工不说,孩子们课间活动去哪儿?花香和臭味中和,难为你们能想得出!”刘校长低着头,嘴里忙不迭地“是是是”,再偷眼看陈总校长,那脸,青里透红,红里透黑……
好不容易熬到巡视组离开,陈总校长故意留到最后,面色极为不悦地对刘校长说:“看你办的好事!”刘校长头都不敢抬:“是是是,怪我了,我没想到……”
要说这刘校长啊,当了一辈子老好人了,左右逢源,对谁都是一副笑面孔,忙不迭地说“是是是”,更别提对他的顶头上司了。何况,今年刘校长的生杀大权还掌握在陈总校长的手里呢—据坊间流传的说法,市里新出台了文件,一批老同志要提前退休,刘校长今年再不赶紧晋升高职,就再也没机会了。而一个很重要的奖励加分,必须由陈总校长把关。
老刘回家嘀咕:“可真是倒霉,莫名其妙地,让陈总校长把错记在自己头上,可怎么是好?本来还想请陈总校长帮忙呢……”一旁的老伴儿出主意:“要不,晚上你去陈总校长家走一趟,表表心意?”提到“表心意”,老刘也是挠头,陈总校长不吸烟、不喝酒、不打麻将,尤其在现在这个大形势下,就是你敢送钞票,人家也不敢接啊!突然,老刘灵机一动,“嘿嘿”地笑了起来。
吃完晚饭,老刘把自己收拾停当,和老伴儿说了一声“出去了”,便驱车直奔陈总校长家的小区。
敲开陈总校长家的门,老刘就看见“领导”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那脸,比包黑炭还黑!
老刘一脸歉意:“陈总校长……我今儿办这事儿实在欠妥,王副主任问我的想法,我不应该直接说了您的……我应该,应该说说我的想法的……”
陈总校长气不打一处来,用手指使劲敲着茶几,“咚咚”直响:“我的想法怎么了?有错吗?”
老刘忙应声:“是是是!”
“嗯?”陈总校长眼睛一下子瞪圆了。
老刘猛地一愣:“哦,不不不!我的意思是说,您的想法没错。”
陈总校长这才放松一下挺直的腰板:“我国是个历史悠久的国家,五千年的文明史中,不就有周易、算卜吗?我说的哪儿是迷信?只有不懂国学的人,才会这么说!”
老刘忙点头:“是是是!”
“学生们走进校园,为了学习知识不假,但一个好的环境,可以给人一种美的享受。我们不是总在倡导嘛,让校园成为我们师生的家。把家弄得漂亮些,有何不可?”
老刘使劲儿点头:“是是是!”
“别看他比我官儿大那么点儿,在局里。可毕竟年轻,阅历少一些,说话不可以那么武断的。何况,我们都是在为党的教育事业而奋斗,不论官大官小,都是平等的,哪能那么随便地发火?——尤其是对你这种老同志!”
老刘脸一红,有些害羞:“是是是!”
……
从陈总校长家出来,老刘揉揉脖子,有点儿疼,但脸上露出了发自心底的笑容。
回到家,老伴儿不住地埋怨:“我说让你去送礼,你火急火燎地走了,我给你准备的钱都忘了拿!”
老刘神秘地一笑:“这礼呀,我已经送出去喽!比你准备的那个管用多啦!”

Ottawa Chinese Newspaper 《中华导报》 Canada China News

关于作者

发表数目 : 4459

© 2012-2020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by Canada China News

回到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