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观察: 首页 » 文学 » 破坏者 文 / 十月 Canada

破坏者 文 / 十月 Canada

po-huai-zhe-fu-ben
九点之前的玉渊潭公园,长者们成群地簇拥着入园,这是一处晨练的好去处。我经过一处旧码头,走廊那有位大娘打太极拳,独自地出着架势。前方是水岸,柳树的枝叶被风吹着摆动。沿岸和对岸,长者们隔三岔五地坐在岸边,手把着鱼竿儿,把持着水岸的风景线。

这处旧码头我并不熟悉。

远方传过来音乐声,一群一群的长者们疾步往前。我看了一下时间,七点半;又看了一下前方的人群聚集处,那竖着个牌子:公园禁止钓鱼,禁止游泳。

人群中有十几位长者光着膀子,准确的说,其中有肌肉男,但大部分是肚子马上要吐出来的那种。他们结伴地扑通扑通地跳进凉快的湖水里,一个个地按着北京游泳池里的规矩,戴着游泳帽。

我开始感到不太适应时辰。

和我并肩的人群,结伴的老者们谈论着邻居家的姑娘谈不上对象,原来单位的谁谁家的小子,去年买了婚房,谁谁的刚刚打算买房,又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赶上了公积金贷款收紧的政策。
“你说说,在北京买房贷款六十万够干嘛的!”
“可说呢!”同行的大娘应和着。
“你瞅那老头,泳姿不错呢。”

想起读过的一篇推文,关于未来科技发展的预测,引:人类将有能力完全地表达自己的真实本性,我们将成为我们想成为的任何人。以后人类从事的领域将会是文化,艺术,科学,创新,哲学,探索以及冒险。

文化,艺术。

横幅上写着:老年合唱团。湖水前合唱团的领头人试着指挥长者们排成前后两排,乐队指挥和围观的群众讨论着话题,乐队前方摆个桌子,桌面上不是空空如也的,有各色的小礼物展示。有上前询问者,询问订购服装鞋帽。
白色拱桥下面,另外一拨人跟随教练的动作,打着集体太极。我拿起手机拍几张水岸的风景,有长者停下步伐,盯紧我手里的拍摄动作,见我拍摄后继续向前,他也继续他本来的方向。

广场舞,秧歌队。

可能由于我的居住地点,区域的不同,隔绝了很多年之前我就应该目睹的广场舞,这是我第一次见证真正的广场舞。粉色的绸缎扇子在空中挥舞抖嗦,同样是抖嗦面料的黑色肥腿儿裤,碎花的抖嗦长褂,哗众取道。

玉渊潭的围墙后面是钓鱼台。

关于作者

中华导报
发表数目 : 3691

© 2012-2018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by Canada China News

回到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