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观察: 首页 » 文学 » 南极,我要落地 (三)文 / 吕华青

南极,我要落地 (三)文 / 吕华青

前方发生了什么
早晨的天气很好,风和日丽。上午简短的出行须知会议,主要是通报大家都关注的飞行消息。
艾丽主管身着印有黄色夸克探险标志图案的黑色马甲,站在大家面前,讲解当天的飞行气象。她说:现在能见度700米,云低高300英尺。但是,在不达标中,还是有窗口期的。据预判和分析,下午2点钟,能见度可达8000、云低高可到700英尺。航空公司表示有信心飞行。
她挥着右手宣布:下午1点集合去机场。第一航班计划3:30起飞;第二航班计划3:45飞。每架飞机乘坐65人,登机牌提前打好发给大家。
下午3点,我们终于如愿以偿,实现了梦寐以求的心愿,登上了飞往南极的包机。大家的心情非常激动,机舱里满是欢声笑语。正值新春佳节,许多人担心到了南极,通讯信号不好,无法及时将登上南极的消息告知亲友,还有的人担心来不及赶在初一给亲友拜年,便在飞机起飞前夕,纷纷将事先准备的“我在南极给亲朋好友拜年”之类的信息,提前发往了国内。
从飞机的舷窗向外看,南美洲清秀的山峦渐渐退去,堆积着皑皑白雪的山头不断映入眼帘。远处,不时还凸显着一幅幅冰川游走留下的美丽线条与痕迹。
飞机午餐,是一个欢乐的瞬间。不少人举起了盛满红酒的杯盏,有的拿着灌装啤酒,相互庆贺着新年成功奔赴南极的壮举,这一天将成为一生难忘的记忆。
飞机在空中飞行了一个多小时,空姐开始忙着收拾餐盘。
“现在播送通知。”机舱的广播突然响了起来:“乔治王岛上空气象变化,无法降落。现在飞机开始返航!”
“返航?”有人目瞪口呆。
“哎呀……!”有人在大声地叹息。
“怎么会这样?”有人自己问着自己。
机舱内骚动起来。一阵阵遗憾的感慨之后,渐渐地没有了声音。没有人会预料发生这样的状况,大家不知道说什么好。
飞机返回彭塔阿雷纳斯机场。飞机还未停稳,许多人便纷纷掏出手机,将飞机起飞时已经提前发出的“在南极给亲朋好友拜年”之类的信息全部删除。有人搬着手指计算时差,庆幸地说,“还好,这个时间国内是半夜。”也有人调侃:“都在睡觉,只有几个亲友回复了我的信息。否则,真是难以解释啊。”
在机场旅客到达大厅,我看到探险公司的艾丽主管站在那里。大家有些意外,纷纷围了上去。艾丽说:“飞机起飞后,我一直在机场的飞行指挥室里,关注天气状况。返回是无奈的选择。回酒店后召开说明会,让大家了解远方发生了什么,下一步我们应该做些什么,还会有什么状况发生。”
v-pei-tu-3

关于作者

中华导报
发表数目 : 3942

© 2012-2018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by Canada China News

回到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