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观察: 首页 » 文学 » 喝星巴克,说故事…《戴助听器的老男人》(上)

喝星巴克,说故事…《戴助听器的老男人》(上)

dai-zhu-ting-qi-de-lao-nan-ren-shang多伦多市中心是一处充满各种遐想的地方,人来人往和车流密集度相似,不时地发生着,不时地消失殆尽。故事的发生地是多伦多著名的富裕社区之一森林山(Forest Hill )社区的星巴克咖啡厅。

由于我经常性地总去这家星巴克,也就经常无意间遇见一些令人产生好奇心的人。

人与人的相遇产生故事,开头大家想的都是情怀的浪漫形式,有浮想联翩她为什么与我交谈的种种结果,有他潜伏着的喜悦心情又觉得女人是危机四伏的起因。但是故事又必须开始,必须尽快进入浪漫形式,进入正轨。

差不多每周,我都会遇见一次一位穿花大衫的戴着助听器的外国老男人。老男人身边跟着一位穿黑色吊带,肚皮露半截的非常年轻的亚洲女孩。老男人看年纪有八十岁了,向后梳的背头,举手抬足都慢慢悠悠的。从穿着上和他对服装鞋帽的护理程度猜测,应该是单身独居的老人。他的说话声音很细弱,并且是沙哑的。

亚洲女孩约么着二十三四岁年纪,披肩长发,尖脸细长的眼睛,化淡妆。个头中等约1米6的样子,消瘦的身体,不完全笔直的短腿,整体线条还算流畅。

她每次都是穿着各色各样的不同款式的黑色吊带衫,有护着肚皮的,有护不住的,时尚潮流的款式,质地略微粗枝大叶的面料。但与老男人搭配起来,青春活力由衷逼人。

遇上冷天气,女孩如果穿有外套,进星巴克一坐下也是立即脱掉外套,然后仅剩下吊带。

经常是俩人入座几分钟以后,一会又来一同样年轻的白人女孩,白皙微胖,大眼睛的,笑容灿烂的。白人女孩的穿着相对于邻座,是挺保守的那种衬衫短裙平底鞋,极富舒适度。

有一回,老同志穿着拖鞋,短裤上都是油渍,还是破边的短裤。他和年轻的亚洲女孩并排坐在沙发座,终于,笑容灿烂的白人女孩到了。没说几句话,老男人拿出钱包,从里面颤颤悠悠掏出来20块钱,觉得不够又继续掏。这时年轻的穿黑色吊带的亚洲女孩把钱包放在了桌子上,身体靠近老男人,视线落在老男人的钱包上。

终于老男人又掏出了十块钱给了白人女孩三十块钱。白人女孩笑着收下钱说:“谢谢。”然后继续交谈讨论着。老男人突然沉默了一会儿,两个女孩相互之间在交谈,白人女孩拿出手机给亚洲女孩看照片,说:“这是我的小孩。”亚洲女孩说了一句:“好可爱。”

每次遇见她们,都是白人女孩后来先离开,年轻的亚洲女孩和老同志肩并肩紧密地坐在一起继续讨论话题。偶尔步出星巴克来回散步几圈,在我眼前经过几圈。由于他们俩的身体距离超出了友谊的范围,说近也不是拉着手,说远又是双肩有碰触。让我随时改变刚刚好的想法而继续新的遐想。

虽然说这位外国老男人的穿戴不值一提,并且还有令人鄙视的方面,但森林山社区的富裕指数不得不让人觉得其中的故事很不一般。

其中有一天,发生了不同往常的变化。我一进门就看了戴助听器的老男人,年轻的亚洲女孩没来,只有笑容灿烂穿着保守的年轻的白人女孩坐在他的对面。俩人一同起身去买咖啡,再看他俩的身体距离,如同中间隔着一条小溪。

在没有其他人的情况下,仍然是相谈甚欢。

关于作者

中华导报
发表数目 : 4205

© 2012-2018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by Canada China News

回到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