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观察: 首页 » 文学 » 《真 给》

《真 给》

文 / 十月 Canada

“让我咬一口。”
“不行。”
“尝尝也不行?”
“不让尝。”
“好吃么?”
“嗯。”
从小到大,二妹子都这么霸道。她喜欢吃的东西谁也不给,尝到嘴里想吃第二口的担忧倒也不无道理。所以她挺理解和赞赏自己这种霸道的做派。
“你说我就非一根筋,就买这一个给你吃。”
“你这不是闻到香么!”
“要不然你再去买一个。”二妹子提议。
“我不买了。一会吃正餐的时候你会吃不下,这样我就会多吃一点儿。”大军诡秘地一笑。“我喜上心头,喜上心头。”他继续说。
“大军,你咬一口吧,我心软了。”二妹子把煎饼果子举过去。“算了,要不然你吃这剩下的,我等正餐了。”大军接过煎饼果子,质疑地问:“真给?”
“真给。”二妹子坚定地说。
这件事过去好几年了,二妹子一直记得。她和约瑟夫一起吃饭的时候就会想起大军。约瑟夫从来没有一回和大军那样,不让他吃他就不吃。约瑟夫总是说:“这是我的餐,你为什么不吃自己点的非吃我的?”这时候,二妹子就会想起大军,或者说她就会想要把约瑟夫改变成大军那样。
“我要尝尝。”
“先吃你自己的。”
“先吃你的。”
“你的饭看起来更好吃。”二妹子两眼放光紧盯着约瑟夫的盘子。
约瑟夫切下一块羊腿肉放在二妹子盘子里。
“好吃。”二妹子感到很满意。
“为什么每次都想吃我的食物?”
“因为我在你心里显得很重要,我想感觉到这点。”
约瑟夫一边摇头一边笑。
春假的时候二妹子自己回了北京。约了大军吃饭。还是老样子,买了一个煎饼果子一边走一边吃。
“那个卖煎饼果子的大嫂长得太难看了。”
“人家做的是生意。”大军反驳。
“这不是看脸的社会么?”二妹子看了一眼大军。
“卖煎饼果子的不需要看脸。”
“看价格?”
“几年不见了,一张煎饼果子居然六块钱了。”大军感慨道。
“你不想尝尝吗?”
“今天不想。”
约瑟夫的事大军知道。每回说起约瑟夫二妹子就显得格外高兴,她有点自娱自乐,完全不顾及大军爱不爱听,想不想听。她觉得大军想听。
“他对我特好。”
“他让你吃他的饭了?”
“让了。”
“这就是特好了?”
“嗯。”
其实约瑟夫还有其他的特好,不过二妹子没和大军说。
“我打算和女朋友结婚了。”
“就为这,不想尝尝煎饼果子了?”
“我不想瞎耽误功夫了。”大军快走几步,二妹子还是慢吞吞地跟着。
“喂,今天吃一顿分手饭?”二妹子喊了一句。
这天以后,二妹子和大军没再联系过。再见面是十年后了。二妹子吃煎饼果子的时候想起了大军,回家翻出来了大军的电话号码拨了过去。
“还好吗?”二妹子问。
“我离婚了。”
“这么不幸呢!让你不要随便结婚。”
“住哪呢?”
“房子留给前妻了,现在和我父母住。”
“哇塞,离长得特别难看的卖煎饼果子的大嫂的摊儿特别近。”
这回,俩人谁也没互相谦让着说尝尝煎饼果子与否的事儿。时间太久了,青春已然过去了,这些话现在说也完全没有了当初的味道。
“你挺好?”大军问二妹子。
“我一直挺好。”
“我到现在也不知道咱俩当初怎么就吃了分手饭了。”
“那和好吧。”二妹子建议。
“去吃正餐。”大军正眼瞧着二妹子。
“大军,今天去吃宫保鸡丁吧。我替你约了你的初恋女友一起。”
“不过她可没离婚,就是见见。”二妹子自顾自地说。
“想见么?”二妹子还是试探了一下,她也想知道大军真正的意思。
“见见吧。”大军毫不犹豫地说。
“真给脸呀。”二妹子调侃他。
“真给。”
真给。

关于作者

发表数目 : 4375

© 2012-2018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by Canada China News

回到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