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观察: 首页 » 文学 » 比悲伤更悲伤(三)

比悲伤更悲伤(三)

文 / 十月 Canada

“佩佩,吃饭的时候帮我带个点心回来。”
“今天又不吃午饭了?”
“我带了一杯酸奶,但是我担心坚持不到晚饭。我经常是晚饭的时候感觉很饿,然后把中午没吃的这一顿又给补回来了。”许魏洲戴着他的金边眼镜,他明亮的眼睛充满笑意。他说起他家做饭的保姆:“让她做清蒸鱼,她直接放水里煮熟了。”孙佩佩跟着许魏洲一起大笑起来。
这时,马雪燕正好经过孙佩佩的办公桌,孙佩佩叫住她说:“老板正和我说呢,他托你带块点心回来给他当午餐。”“你现在去吃饭?带一块就行,谢谢了。”许魏洲说完便离开了。
马雪燕目送着许魏洲的背影,她感激地冲孙佩佩眨眨眼说:“一起去吃饭?”“好啊,一起去。”孙佩佩笑盈盈地答应。
“你问他了?”马雪燕问孙佩佩。
“刚说到你要去吃饭了,他就说要托你带点心给他。然后你就来了,我其他的话都没有说呢。”孙佩佩顿了一下,她觉得自己应该再说点什么。“他直接说让你带点心,看来是心有所属。”说完这句话,她开始观察马雪燕的反应。“我去拿点心,要不然就忘记了。”便起身去拿点心了。
孙佩佩心想:“我做错了什么事么?是她自己太蠢了,还是我正在扮演丑恶的角色?”她摇摇头,她觉得她的话让马雪燕开心了,她就没有做错事。
“和您说个事。”孙佩佩看了一眼许魏洲。“说,什么事。”孙佩佩没吱声,任凭空气静止了几秒。许魏洲抬头看见孙佩佩严肃的脸,他突然觉得这个机智聪明的小姑娘有隐藏的秘密。“让我猜猜,是又模仿了我的签名么?”“没有,是其他事。”孙佩佩还是没勇气开口问。
“下班一起去吃饭,你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许魏洲说完拿起电话,他没急着拨号码,他看着孙佩佩。“行,那晚上说。”孙佩佩突然间展开了笑脸,她充满诡计地对许魏洲说:“是天大的事。”转身出了许魏洲的办公室。
出了许魏洲的办公室,孙佩佩去找灵巧。她开门见山:“我决定今天开口问清楚这事儿。”“明明没有这事儿,你非得揽过来。如果许魏洲说没有的事,你怎么告诉马雪燕。”灵巧斜眼看着孙佩佩。
“总要有个了结。要不然,以后许魏洲让你给他带点心回来,你怎么面对马雪燕?”没等灵巧接话,她继续说:“我晚上约了许魏洲吃饭。”“他答应你了?”“哎呀,不对。是我说有事情和他讲,他就约了我去吃饭。我答应他了!”说完这句话,孙佩佩假装很忙的样子急火火地走开了。
她想都不用想就知道灵巧听见她的话之后,会有多想踩死她的心。
待续……

关于作者

发表数目 : 4723

© 2012-2020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by Canada China News

回到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