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观察: 首页 » 文学 (网页 56)

一生一事

杨崇演 冬日的夜晚,街上冷风嗖嗖。大排档内,灯火通明。三五个木匠,乐呵呵地围坐在一起,满衣木屑。做东的是一个身材矮小的中年男子,满口的闽南语腔调。 菜以素为主,添了一碟猪耳朵、一碟花生米、一碟镘鱼干,算是下酒菜了。一看酒瓶,就知道那是本地烧、便宜货,七八元而已。 酒过三巡,大家的话就多了起来。也不知谁说起了梦想,许是刚才电视里播放的中国梦话题引发了他们的共鸣。大家趁着酒兴,用最朴素的话语述说着内心深处的梦想。 一小伙“犹抱琵琶半遮面”,不好意思开口。举起酒杯,呷了一口才壮了胆:“等我有钱了,娶一个好媳妇,再养一个娃,天天围在身边耍。” 大家嬉笑着说,赞这梦想倒是蛮实在的。 一个脸上长痣的小伙仰起头,猛干了一杯酒,夹了一粒花生,深情地说:“我的想法不多,就希望这辈子跟着师傅做木工,只要天天有吃有喝,就心满意足了。” 又是一片笑声。他说的师傅,就是做东的那位男子。笑声里,大家把焦点聚到师傅身上:您的梦想又是什么呢 ...

更多

“小满”情思

魏益君 “小满”在二十四节气中并不像“立春、立夏、立秋”那么响亮,为人们所熟记,然而,“小满”与我却有着别样的情思和深深的记忆。 幼时的记忆中,每年春夏之交,是农村最难熬的日子。那时家家人口都多,到了青黄不接的五月,几乎家家断顿。记得有一年大旱,春节刚过,不少人家就开始断炊了,我们家也不例外,天天吃野菜,仅有的一点粮食还要尽着最小的弟弟妹妹吃。 好容易盼过“立夏”,到了“小满”地里的麦穗就开始灌浆了。麦芒稍黄时,许多人家就迫不及待开镰收割了,然后脱粒上碾轧成粉熬粥。看着邻家用新麦熬出的香喷喷的米粥,我就眼馋得不行,就央求父亲也收割了吃断顿饱饭。父亲摸着我的头说:“娃,忍忍吧,麦穗还在灌浆呢,这时候收割可惜了。” 我实在受不了邻家麦香的诱惑,晚上和弟弟擎着镰刀到地头割了一捆麦子,回家用火烤了吃。这事被父亲知道后,暴跳如雷,一边用鞋底子打我的屁股,一边呵斥:“让你嘴馋,糟蹋粮食!” “小满”过后的四五天,别人家地 ...

更多

北京~儿时的记忆

渥太华北京协会“情系北京”征文之六, 文章版权属于作者所有。 原文发表在北京协会论坛www.ottawabeijing.ca原创天地   说起北京给我留下深刻记忆的不是那些名胜古迹,不是大宅深院,而是我姥姥家安定门外皇姑坟,一个普普通通的平民小巷。 因为父母从事地质行业,在我小时候,经常把我放在姥姥家,在那里我结交了儿时的伙伴,他们的快乐幽默伴随我渡过了愉快的少儿时光。 姥姥的家很小,两间屋,没有煤气,里面的屋里有个取暖的炉子,烧蜂窝煤球。外面有个棚子,用来存储杂物。姥姥是个小学教师,很有主见,但对隔一代却很民主,也很疼爱。那时物质极其匮乏,但买两毛钱的肉是不需要凭票的,姥姥就常常带我一次次去买。记忆中姥姥家的窗子上经常挂着一串串风干的肉。 姥姥家旁边有个小杂货铺,它的主人是一对非常和蔼的夫妇。记忆最深的是铺里的酸枣面,是酸枣磨成粉制成的,酸中带甜,非常好吃。还有就是糖块,一分钱一块,不象外地需糖票 ...

更多

来自妈妈的祝福

祝福女儿 今天是女儿25岁生日,时间真快,转瞬间一个襁褓中的婴儿已出落成了如花似玉的大姑娘。1990.05.19.20:13这是女儿来到这个世界的时间,南京军区南京总医院是女儿的诞生地。从这一刻起我们就是血浓于水的亲人,我们是彼此的至爱。25年来,作为父母我们与女儿共同成长,从牙牙学语到亭亭玉立,女儿的每一点进步都是我们快乐的源泉,感谢上苍让我们拥有了你! 从进入幼儿园那天起开始了女儿的学习生涯,三年的幼儿园生活是爸爸风雨无阻的接送。小学时是与姥姥姥爷作伴,读初中是住校,周末回家。也就是在开始上中学时女儿提出要学习一种乐器,我们选择了长笛,每天在学校坚持练习,周末去老师家上课,这个学习贯穿在初高中六年的时间里。与很多学习乐器的孩子不同的是女儿没有任何人监督陪伴,完全靠自己的自觉坚持和努力,最后是拿到了十级证书,取得了艺术特长生的资格。记得中考时外语物理化学三科总成绩距离满分只差四分,进入省重点高中。在高中阶段 ...

更多

母亲的尺子

文:魏世通 记忆中,母亲给我的印象就是长年累月地趴在缝纫机上,将她那台“永久”牌缝纫机踩出悦耳的声响,母亲手中的那把尺子,随意比划几下,就会设计出漂亮的衣裳。 让我印象最深的还是母亲手中的那把尺子,因为它不仅可以丈量设计出精美的服装,还是戒训矫正我们人生的尺子。记得上小学时,一度厌学,经常逃课。母亲知道后,表情严肃地让我伸出双手,母亲就高高地举起尺子,重重地打在我的手心。尺子落下,手掌钻心地疼,我咬紧牙关不出声。母亲打过之后,背过身去,好像是哭了,声音低低说:“我这么累死累活,为的是什么呀,你对得起我吗?”母亲的话让我无言以对。过后我发奋攻读,终于出息地考上大学。 但母亲的尺子对弟弟却没有起到作用,弟弟初中没读完,便辍学走上社会。 我和弟弟都成家立业后,母亲自己住在老宅,依然踩着那台缝纫机,做着好看衣服。 母亲年事已高,老宅子因为修路也要拆了,我就打算把母亲接到城里来住。接母亲走时,母亲说什么也要将那台缝纫机 ...

更多

C大调

文:十月/加拿大 夏米:米粉好吃吗? 大刀:好吃! 夏米:我长得好看吗? 大刀:好看! 李大刀是那种哈喇子掉到桌子上也得舔干净的主儿。从小到大,除了他翻脸和夏米耍大刀的时候夏米奈何不了他,其余的时候只要有夏米在,他就只有望着天的份儿。数数天上剩下的那几颗星星,是否也和他这会儿一样。 睡不着觉! 看着天色不算太晚,夏米拨通了李大刀的电话。没等她开口问他就说:“还没睡呢!”夏米就说明天她想吃红烧肉,问他能不能给她做一碗。如果要是能再红烧个茄子就更好了,或者要不再做个砂锅豆腐。 他说行。 十三姨精通洋文,生活西化,甚至还学会了西洋射击、剑术,这在当时的晚清是令人耳目一新的,更是体现出封闭多年的古老中国被西方洋舰大炮轰开了大门。时代正在发生变化,而我们需要大开眼界。 十三姨对黄飞鸿一往情深。 你知道吗?世界上如果有个人愿意在他的任何时候,他都愿意接下你的菜单,他甚至还可以和别人谈情说爱,并且他还能清晰地说他不想等你了 ...

更多

乾隆不急和珅急 文/六合红学

主流红学界赖以证明曹雪芹的证据,主要就来自明义、墨香、弘旿这些“乾隆八”零后们为后人留下的文献。 而“乾隆九”后,更有一位对红学有特殊作用的人物——和珅。 和珅,清乾隆十五年出生,比明义、墨香、弘旿等小七岁。这位后来成为历史上贪官的杰出代表,在“乾隆八”零后们当年畅谈《红楼梦》的时候,用时下流行的话讲,还是一位小鲜肉,才十八岁。 (和珅1750年5月28日—1799年2月22日,即乾隆十五年——嘉庆四年正月十八日),原名善保,字致斋,钮祜禄氏,满洲正红旗二甲喇人。曾兼任多职,封一等忠襄公,任首席大学士、领班军机大臣,兼管吏部、户部、刑部、理藩院、户部三库,还兼任翰林院掌院学士、《四库全书》总裁官、领侍卫内大臣、步军统领等等要职,为皇上宠信之极,官阶之高,管事之广,兼职之多,权势之大,清朝罕有。他还是皇上的亲家翁,其子丰绅殷德被指定为皇上最宠爱的十公主之额驸。后被嘉庆皇帝赐死。) 有道是,永远不要和年轻人过不去 ...

更多

组装的春天

春雨 醉在缠绵的春天,我钟情于淅淅沥沥的春雨。 春雨如丝,点缀在野草的叶上。晶莹透亮,宛如一串耀眼的珍珠。珍珠落入泥土,野草便从泥土中长出新芽,悄无声息地向大地传出春的气息。 春无三日晴,说的正是连绵不绝的春风春雨。 我站在春天的门扉,期待着下一场春雨,还是不折不扣地落在野草的叶上,释放冬天所有的能量,为花红草绿的盛大花事作最后的彩排。 春雨如丝,春风拂面,春天在峥嵘岁月里,延伸着崎岖的人生道路。 春潮起伏,大地挂起一幅巨大的油画,拉开这蝉翼般的帷幕,任春雨淋湿我的衣衫,我的心被大地温暖的身体捂热,却醉在了斑斓的油画里。 鸟鸣 花香鸟语,像一幅历史的画卷,镶嵌在文人的印记里。 鸟鸣的声音,象一枚别针,在犀利的春风里,扎在我疼痛的梦中。 栖居在久雨不晴的春天里,聆听大自然的心语,聆听鸟儿的呻吟。心随曲动,悠悠的旋律淋湿一种心情。 乍暖还寒的江南,朦胧多雨,这已经是多年不争的事实。每一次梦醒时分,那清脆的鸟鸣,都 ...

更多

柳,我想到了温柔(外一章)

宋显仁 我想到了温柔。 风吹皱了春水,那是你绿色的长裙,纤尘不染。 风吹散你的长发,那是春天的柔情,温暖绵绵。 你是春天的轻盈,你是春天的微笑,你是春天的诗和歌。 我想起了故乡,想起了童年。 我看见你纤纤的玉手撩动春水,我看见羽毛洁白的水鸭在欢快地嬉戏,我看见鱼儿轻轻地跃起。下雨了,下雨了, 一整天一整天地下,你长长的睫毛挂着水珠,晶莹剔透。 ——哥哥,雨会停吗?池塘的水满了,妈妈在田野撒稻种,她到哪儿躲雨? 那个声音那么熟悉,却又多么久远。 ——哥哥,你说柳条是春天的长发,我长大后,头发也有这么长这么好看吗? 记忆的深处,谁会忘记童年最纯真最美好的梦想? 多少年前,我在故乡折柳,多少年前,我在故乡别柳,挥一挥手,故乡已多么遥远!尽管今日的我已走遍海南天涯,故乡那丝温柔却依然留在心底。 啊,待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让我回到故乡,让故乡的柔情抹去我所有的沧桑,让故乡的柔情再慰藉我寂寞的心。 啊,柳,念着你的名字, ...

更多

我的幸福“五一”

魏益君 “五一”,这个劳动者的节日,与我,却有着别样的情愫:幸福、甜蜜而美好! 那一年,我和爱人从民政局领到大红证书后,就计划着“五一”节旅行结婚,因为爱人是个非常有生活情调的人。 “五一”前夕,按照老家的惯例,我要带着新媳妇回乡下老家祭祖,向先人报喜。本家三叔听说我带着一个城里媳妇回来,特地从山里赶回来。三叔是全国绿化劳动模范,在山里经营着面积不小的一片荒山。 吃饭时,三叔问我喜事在哪办,我说我们打算婚事简办,旅行结婚。三叔就说,旅什么游啊,净花钱了,到我的山场来看看吧,那里的风景不比外面差,再说栽两棵树不是更有纪念意义吗。 新潮的爱人听三叔这么一说,立时来了兴致,追着三叔问东问西,三叔就滔滔不绝,将他的山场描述成《西游记》里的花果山。爱人听着,就表情沉醉,充满向往,当即决定,“五一”就去三叔的山场。 那天,当我们来到三叔的山场,还是被深深震撼了。当年的不毛之地,经过三叔几十年苦心经营,变成一片植被密集、蓊 ...

更多

© 2012-2018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by Canada China News

回到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