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观察: 首页 » 文学 » 夜深人静时(6)

夜深人静时(6)

文:勾伯明 /加拿大

越越开办了一家创意公司,规模不大,连儿子小凡一共不过十来个人。她是董事长,儿子小凡顺理成章作了总经理兼艺术总监。对赚钱越越已经不大感兴趣,她现有的财产她和儿子两代人用不完。开间公司一是自己得有点事做,拼命几十年已经形成了惯性,停下来心里寂寞太难熬。二是儿子小凡学的就是工艺美术装帧设计专业,开个创意公司给小凡一个施展才华、应付生活的平台,也是为人母亲的一番苦心而已。小凡聪明肯干,干什麽都很认真,加上继承了父母的优点,长得一表人才。一米八五的个子,清清秀秀,随他爸爸不苟言笑,总有点儿一脸严肃。可说话轻声慢调,人缘儿不错。现在,公司的事情小凡几乎可以独立应对,已经维护了几个长期的合作大户,公司运作的有声有色。不过,儿子懂事,凡是客户合作意向、价格协议等等,还都是要请越越过目签字同意。作为母亲,越越感到很安慰了。

夜深了,四周一片喑然,越越辗转反侧难以入睡,窗外暗蓝色的天空上一轮弯弯的月牙,旁边的云彩轻轻的飘浮着,一朵一朵的从月牙前面悠然走过,忽明忽暗让人捉摸不定。像这一朵朵的浮云,几十年来的往事一桩桩一件件涌上越越的心头。天一亮,越越就起来了,给公司秘书小肖打个电话,告诉小肖今天晚去会儿,有什麽事打电话。越越拿着那支撅巴碎了的红玫瑰,打辆出租车到公司停车场,到附近的小店买了一盒大前门烟卷,换上自己的车就向南湖陵园开去。
南湖陵园很高档。大门是一座两层三洞的石坊牌楼,穿过牌楼,是一条笔直宽阔的大道,大道两边效仿皇家陵园排列着许多石雕,石马、石像、麒麟还有一些叫不上名字的动物石雕。大道的尽头是一座出檐出脊琉璃瓦铺顶的过廊,左边是管理室,右边好像是商店。越越到办公室办了简单的手续,按照管理人员的指点向陵区走去。

成家林的陵墓位置真的很好,背靠小山,显然是人工堆成的。前面是一片人工湖水和一两处四柱尖顶的凉亭,谧静、优雅,好像南方的小园林。越越心想:家林的孩子们很孝顺,不知小凡会如何安置自己……想到这里越越的心不由有些悲凉。来到家林的墓前,望着墓碑上家林的照片,越越对家林说:“家林,我来看你了。你还好吗?孩子们很孝顺,给你找了一个如此幽静的地方。”越越拿出一块新方巾,轻轻地擦拭了家林的墓座,把那支已经破碎的红玫瑰和大前门烟卷摆在墓前面的石桌上,自己则坐在了墓座旁边。她有太多的心事要告诉家林,她不知道该先说什麽后说什麽,一时语塞默默地坐着,顺手从烟盒中抽出一支烟,放在墓上。再抽出一支,点上,放在自己的唇间,深深地吸了一口,把烟吞进肚子里,好一会儿才张开嘴,让肚子里的烟轻轻地飘了出来。深深地喘了一口气,越越对家林说:家林,你还记得我们在广州火车站的那个夜晚吗?你给了我一支烟卷,说是“大前门的,高级烟!”让我尝尝。那是我第一次抽烟,一口吸进肚子里把我呛了个半死,你吓得够呛。

关于作者

中华导报
发表数目 : 3227

© 2012-2018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by Canada China News

回到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