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观察: 首页 » 情感 » 离我最近的悲剧

离我最近的悲剧

文 /十月


若干年前装修的房子,忽然从空中掉下盏灯。

灯砸到地板上,没伤着人。我首先想到数数落下了多少碎末。碎末和星星一样多,让我觉得心中有数。我将风吹不走的碎末放进了废品箱,然后开始了费思量。

老贾是一位江苏大哥,早年跟着师傅出道干起了木匠活。干着干着忽然发现自己可以当个干事,于是搜罗起部分乡亲们进驻了北京城。最先立起的口碑是快慢从中求细活。

北京城里有众多快速成长起来的年轻人,离开家的时候对妈妈说,我要自己去大街上找个地方窝着。于是,在众多人群中混事儿的我认识了来自江苏某小镇的“村干事”老贾。
老贾举着有模有样的合同,条款比开发商的范本具有吸引力。谢老天有眼,终于有人愿意和我商量事儿,可劲儿地添枝加叶,画好了我家屋里这一棵大树。就这么着凑齐了一套房子要用的料。开工!

话不在多,说的得准,
活不在慢,做的得细。
让我好一阵子的等,
不着急,
只要别错过砍价这道门槛儿。

整个一个午后就这么搭上了,他有来言我有去语。村干事毕竟会口不择言,说错的每一个字都是沉重的代价。付出和收获使我们握手成交。安灯工程为这一重大事件画上了省略号。

我确实知道,没人会故意埋下伏笔;我也知道,每一个街口的拐弯处,都有一盏可以引路的灯。只是,如果你要把这盏灯安在自己窝里的时候,千万别由着春天的性子瞎侃价儿!

关于作者

发表数目 : 4723

© 2012-2020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by Canada China News

回到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