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观察: 首页 » 文学 » 《秋与冬的缠绵》 文/潘爱娅

《秋与冬的缠绵》 文/潘爱娅

 

20131022093115718秋的节令已过去有些日子了,冬的称号名正言顺也有很长时间。可至今在乡间的土地上,和小城的街巷庭院里,秋的踪影仍然如一团繁华绮梦,久久盘旋在空气中,缠绕在农家院落,和小城居民的眼里心里。
按理说,已进入小雪节气,别说下雪吧!最起码也会下那么一点霜,装出一丝寒的模样来,让人感觉里有种冬的况味。然而不,没有霜,连寒露也没有。触手之处,没有冰人的感受。
多日来的连阴雨,仿佛又回到了“春雨霏霏,秋雨潇潇”里。这些朦朦细雨把行道树,公园里的草坪,还有那些街头旮旯里的小菜园,滋润得青盈盈、绿茵茵。菊花开得正艳,那匍匐在篱笆上的月亮菜藤蔓,也没有一点萧条的景象,其中的紫色小花还在探头探脑呢!
秋与冬纠缠得如此的好,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缠绵得犹如一对恩爱夫妻。本该交权与冬的秋,却羞答答一步三回头,不离不弃拽着冬的手。或许是不忍心让冬那么快就进入自己的角色,不忍心让冬的日子里只有严寒和凄凉吧!秋把自己的绚丽灿烂仍然铺满在天地间。
这两季的相遇和相处,简直就是柔情似水,如胶似漆。秋被冬改变了干燥,冬被秋美化了萧索。这秋冬水乳交融的缱绻,简直就是生死不舍分离,让天地,让万物之主都动了恻隐之心,并给予了眷顾。
然而,万物之主是有安排的,各司其职是春、夏、秋、冬们无法推卸的责任。冬的职责就是铁面无私,就是要用酷寒和风雪将大地上的生物休眠,这也是为了春天的繁华做铺垫。四季里,秋算得是最绚丽,最丰厚,最受欢迎的角色。如果拿来与人做比拟,算是成熟之人了,是最懂得感情,珍惜感情的。
这么优秀的秋,久久缠绵在冬的身旁,决不是为了舍不得交权而不去,其中是有深厚感情纠葛的。想想看,长久的分离,望穿秋水才来到了一起,怎能顷刻就分手呢!“秋月冬风两相悦,君问归期未有期”,冬不撒手,秋魂不散。如是,这秋与冬的恋歌唱了一曲又一曲,终于迎来了小雪,大雪也将至。
不得不离开了,也要为下一年的工作做筹备。秋恋恋不舍的慢慢将那属于自己季节的,金黄、深绿、赤蓝紫,和土地上所有丰硕果实统统收回,放进民间的仓库,放到人们的餐桌上。留下白茫茫一片大地交与冬,让冬在干净的大地上实行他应有的威严。
送走了温柔的秋,冬开始了自己的工作。与秋交接的日子里,冬也是很温柔的,那是因为秋的感染,是秋的柔情软化了他的冷漠。秋走了,冬没了约束,开始使起了性子,狂风,暴雪,严冰,夹杂着雷声隆隆。无处不在的威严震骇着大地,世间万物此时都不敢再张狂了。植物把头缩进了土里,动物缩进了蜗居。
冬的严酷,其实也是有着非凡意义的。就像是威仪赫赫的老祖父,对于张狂的下一辈们的教训:“世界并不都是繁华似锦,记住,也会有严酷的一面。”即将要开始工作的春,年轻美好,接受了老祖父的家训,定会努力的实行自己的职责。
这是一首恋歌。四季轮回里,这恋歌唱得是酣畅淋漓,其中不乏有哀婉凄美,就像秋与冬的缠绵。

Ottawa Chinese Newspaper 《中华导报》 Canada China News

关于作者

发表数目 : 4797

© 2012-2020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by Canada China News

回到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