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观察: 首页 » 文学 » 《犹记儿时剃头时》文/赵自力

《犹记儿时剃头时》文/赵自力

10500091e36fedd8382

“二月二龙抬头”,歇了一个月的乡村剃头匠,又开始忙碌起来,挑着剃头担子,一家一家赶着趟儿去剃头。
这是我们小时候经常看到的情景,那时一个村就一个剃头匠,负责为全村老少爷们理发,家家象征性收取一定的费用。我们那里有正月不理发的习俗,听老人说正月剃头要死舅舅的,所以没人敢剃。剃头匠也就歇了整个正月,一到二月份就开张了,尤其是二月二这天的生意特别好,这家还没剃完那家就来接,忙得剃头师傅喝口水的工夫都没得。
我那时特别喜欢剃头,剃头师傅在为父亲剃头时,我就喜欢盯着看。剃头师傅脸黑黑的,人却很精神,动作也麻利,一把梳子一把老式剃刀在他手里上下翻动,不一会就剪出了一个好看的平头。刮了胡子,剪了鼻毛,拍拍头发茬就大功告成了。父亲剃完头,刚一站起来,我就坐了上去,伸长脖子弯着腰让剃头师傅洗头。“让师傅歇下再剃撒,瞧把你急的。”父亲一边给剃头师傅端茶一边嗔怪着我。“没事,没事。”剃头师傅这边说着,那边香皂就打上了,双手一搓满头的泡沫,肥皂的清香夹杂着头发特有的味儿弥漫开来。我很享受着洗头和剃头的感觉,剃头师傅的大手,虽然粗糙却如母亲般温柔。在师傅剃头时,我坐得好好的一动不动,师傅便一直夸我乖。旁边常有小伙伴围观着,看我正襟危坐的样子故意朝我做鬼脸,弄得我想笑又不敢笑,只好朝他们瞪了瞪眼,吐了吐舌头。
大人剃完头,往往要照照镜子。我们小孩可没那闲情,不论是哪个小孩的头,剃完发我们都要左瞧瞧,右看看,争先上前去摸摸,还不时点评一番才罢了。
后来到县城上了高中就渐渐没有在农村剃头了,现在也很少见到乡村剃头匠了,只是在理发时,仍然想起儿时剃头的情景。

Ottawa Chinese Newspaper 《中华导报》 Canada China News

关于作者

发表数目 : 4459

© 2012-2020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by Canada China News

回到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