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观察: 首页 » 文学 » 《食色(二)去头虾意大利面 》 文 / 十月 Canada

《食色(二)去头虾意大利面 》 文 / 十月 Canada

shi-se-2
“为什么要往水里放盐?”我看着布朗,满腹狐疑。
“先放进去!”

我抓了一把海盐扔进滚开的水里,盐瞬息间在沸水里融化,我以为自己目睹了融化的整个过程。海盐进入沸水的几秒钟,水瞬间平和了一刹,又突然间重新翻腾。

“为了让面有足够的弹性和韧性,和咀嚼起来有味道;同时……”他顿了一下。我知道,这是他说话的习惯。布朗继续说:“这样,出锅的面条就不容易黏在一起,煮出来的色彩也会更加好看。”

“下面。”他说。

我取了一只小煎锅。买这只煎锅的时候,一是因为它的小,显得很可爱的样子;二是之前我为了将薄煎饼的样子,摊得和小煎锅的样子一样可爱。食客食色是一方面,望它一眼能记住,也是食色的另一面。

其实,我可以选择另外一口奶锅做这件事。

我挑了几只尺寸接近一致的虾,剥皮。待小煎锅里的水沸腾,焯水。也不知是怎么,突然间又想起来,吃老北京炸酱面时的讲究,选锅挑面或过水面(冷水)。我常常地喜欢吃锅挑的热面。

“我不记得,我姥姥往煮面的锅里放过盐。”突然间,我就来了这句话。布朗未理会我的自言自语,虾出热水。为了记住学习烹饪意大利面趣处,我就给我的面事先起好了个意大利名字。

GAMBERI去头虾意大利面
100克Linguine (扁平意大利面),
A Shallot 一根青葱,
Roasted cherry tomatoes 烤熟的樱桃西红柿,
Crumbled goat cheese 羊奶酪,
White wine 烹饪用白葡萄酒。

我准备好了意面的配料。我觉得,这次的烹饪应是用20寸的大煎锅完成,上小火!我还觉得我可以私自拿这个主意。橄榄油入锅,盘子准备好。布朗光着脚丫子站在灶台前,他的目光始终的关注点是煎锅,和煎锅里的橄榄油沸腾。

食客,食色。

关于作者

中华导报
发表数目 : 3320

© 2012-2018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by Canada China News

回到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