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观察: 首页 » 文学 » 食色(三)北京烙饼卷儿 文 / 十月 Canada

食色(三)北京烙饼卷儿 文 / 十月 Canada

“这菜叫什么?我真是从未在北京的超市里见过。”我发小儿问。

“妈的,这菜叫什么!”一个夜深人静的夜晚,一间只有我的屋子里,我手握苹果6,在Longo’s的App之搜索页面输入Vegetable。也是由于这句的急骂,我看见了这菜的名字:Brussel Sprouts(孢子甘蓝)。

和面

shi-se-3

“我没吃过这个菜。”我一边和面,一边说。
“哦,Brussel Sprouts。”布朗。

面和好,我用保鲜膜包裹面团,放进冰箱的冷藏室。等面团的功夫,我开始切菜,将孢子甘蓝一切为二。又记得昨日酱好的猪肘子肉,取了切了2片,自觉一刀下去,肉片厚了。不过也就随它去了。

“你打算给我吃什么?”布朗。
“带着疑问去看电视吧,先生。”
“哦,很高兴听你这么说。”布朗。

那天,进了超市我就开始找甜面酱。为什么配甜面酱,而不是自制的炸酱。我也这么思考过很久。当时就想,老外喜爱甜滋滋的口味,如果我照着北京人的口味做,布朗可以接受,还是……?

正在纠结的时候,突然想起来有一天,我去多伦多的一家KFC,炸鸡的味道和在北京吃过的完全是不同风格。于是,我就决定给布朗做一份经我改良北京烙饼卷儿。于是,开冰箱门,取了两只鸡蛋。

鸡蛋煮熟,我开始烙饼。

“这叫什么,煎饼吗?”布朗。
“差不多吧,中国煎饼。开餐之前,代替面包的东西。”我这么解释。

出锅的烙饼,烘烘地冒着热气,一个挨着一个地被我摞得老高。我拿一只沙拉盆,盖住烙饼的热气。又小煎锅,着小火;孢子甘蓝的整个半身,被我抹上了橄榄油。小火才可以让甘蓝菜的全部养分,和焦皮一起火出食色。

煮熟的鸡蛋,取中间切开;我开始摆盘。烙饼,抹上甜面酱;铺上两片肘子肉。煮蛋,和孢子甘蓝。布朗也拿了自己的一个主意,乳酪片;电视机的声音吱吱作响,仍然播放着Top Chef Canada (加拿大顶级厨师)。

这是我喜欢的电视节目之一。

关于作者

中华导报
发表数目 : 3369

© 2012-2018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by Canada China News

回到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