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观察: 首页 » 文学 » 《老于,老汤,炸酱面》

《老于,老汤,炸酱面》

文 / 十月 Canada

燕子和老于打了一照面,实在是错不开的那种。“出来逛逛?”燕子抢一步打了招呼。“是啊!这么巧。”老于推着一辆破旧的二八自行车,女儿跟在身边。“您忙吧。”燕子说了结束语,俩人这才算是错过去了。
“最后一次去她家吃酱牛肉还是好几年前的事儿了。后来由于利益之争,倒也不是迫不得已,是必须得牺牲一个人,我选择了牺牲老于。”燕子手舞足蹈地和虎子介绍自己和老于的旧关系。“所以说,当初我和老于是撕破脸皮结束的关系。”虎子停下脚步,说:“要不然去吃炸酱面吧?我饿了。”见虎子也没正经听自己说旧事,燕子也没了继续的兴致。按虎子说的,俩人去了东四环内的海碗居。
落座后,要了两碗炸酱面,一碗过水的一碗锅挑儿的。点了炸咯吱,炸灌肠,拌菠菜和焦溜丸子。虎子夹了一筷子炸灌肠,蘸上蒜汁,入口。紧接着他来了句:“那不是老于和她闺女么!”燕子回头望了一眼,又看了看四周。虎子夹了一个丸子放燕子碗里,说:“行了,别找了,没老于。”燕子正吃得带劲也顾不上瞪虎子。
“我问问你,老于家的酱牛肉好吃么?”
“可好吃了,说是她爸熬的老汤。怎么想起了问这事儿了?”
“刚才你一提酱牛肉,我就突然想吃炸酱面就酱牛肉。你瞅瞅你非点什么焦溜丸子。”虎子又吃了两丸子。
“这样吧,一会儿咱去买牛腱子,我给你做酱牛肉。”每回聊起饭菜的话题,燕子都兴致勃勃的。
“你有老汤么?我就讲究吃这个老汤的味儿。”
燕子懒得接话儿了,反正没有老汤,继续说下去要么话题没有尽头,要么就是把天聊死。
“老于不是介绍你进的单位么,怎么最后和她扯上利益关系了?我现在吃饱了,你说啥我都听得见了。”虎子把饭碗推开,问伙计要了一碗面汤。
“一直就有利益关系。谁的权利更大一点,谁更有话语权。谁抢先一步点了焦溜丸子,那位想吃酱牛肉的同志这不就把已经到嘴边的话咽回去了么。”“有点明白了。”虎子开始笑,哈哈哈哈的,那种吃饱喝足之后才能发生的笑。
从这天以后,每回燕子端出来自制酱牛肉放在虎子的餐桌上,虎子吃之前都先问一句:“你又去老于家了么?”
前几回燕子还挺耐心地说:“暂时没有再恢复联系。”然后虎子就那句:“不是老汤的味儿也没事,我不嫌弃。”再后来为了节省时间,燕子都直接说:“麻烦您这回还是按不嫌弃的眼神儿吃。如果按一年说事儿,这就是老汤半吊子味儿足的酱牛肉了。”
“那得纪念一下。”虎子突然站了起来。“今天是偶遇老于和年轻老汤起火一周年纪念日。走,去海碗居。你今天听我的,吃一回海碗居的酱牛肉,就吃一回。”

关于作者

发表数目 : 4308

© 2012-2018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by Canada China News

回到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