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观察: 首页 » 文学 » 《比悲伤更悲伤》(十二)

《比悲伤更悲伤》(十二)

作者:十月

许魏洲一句话没说走了。

“一切都结束了。” 孙佩佩心里对自己说。她并未后悔对许魏洲说了是,她觉得她不想解释什么。

“我为什么要解释呢!既然他这么听了又跑过来问了我,说明他心里早就相信了。”
她心里这么想,但是仍然感到十分难受。她没有和许魏洲开始过什么,但是一切又突然结束了。她觉得自己或许是为了突然的结束而难过。

在这一莫名其妙的难过中,她又做了一个决定。

“今天我就想和你说,明天开始除了工作上的事情,别再和我说其他话。”
孙佩佩和张子栋并排坐在张子栋家门口的台阶上。

“我做错了什么?”

“记着我说的,按我说的话做就好了。”

“听你这么说我真的很难过,我辞职吧。”

“你不需要辞职,就这样按我说的做。我走了。”
孙佩佩还是未制止住泪水,她靠在张子栋的肩上最后说了一句:“忘了这一切吧。”

“最后陪你等一回出租车吧。” 张子栋深情又伤心地说。

事情好像就这样过去了。张子栋并未辞职,但是与孙佩佩不再说与工作无关的话。许魏洲还是老样子,他还是会说:“佩佩,给我带个点心回来。”

马雪燕不知道她是怎么回事,突然有一天开始不再和灵巧与孙佩佩讲话了。慢慢地,大家也习惯了彼此之间逐日疏远的关系,并任凭疏远。

灵巧与她的部门经理结了婚,她终于等到了经理离婚,等到了经理又与后来结识的女友分手,最终与灵巧闪了婚。

让这一人尽皆知的暗恋有了剧终。

张子栋最终还是辞职走了,临走也没有和孙佩佩单独告别。

孙佩佩心里还是一直没有放下许魏洲,她给自己设了一个期限说:“我等他两年,他不回来我就嫁了。”

“我知道了,你好像看起来和谁都挺不错,但你又对谁都没有更进一步的想法。我说得对么!”许魏洲有一天突然对孙佩佩说了这样一番话。

许魏洲说过这话的一年以后,孙佩佩给自己设限的两年时间也到了。

“一切终于结束了。”孙佩佩决定离开许魏洲,从心里把他彻底抹去。

孙佩佩结了婚,马雪燕也草率地结了婚。张子栋回来过,听说他与后来的一位女同事结了婚。

许魏洲仍然单身,并且一直单身。

只是,他仍然与孙佩佩的关系显得很近,比普通同事的关系更近那么一点点。每回出差回来仍然会带一盒巧克力给孙佩佩,他总是显得很随便一样把巧克力放在孙佩佩的桌子上。

比悲伤更悲伤。

(完)

关于作者

发表数目 : 4508

© 2012-2020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by Canada China News

回到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