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观察: 首页 » 加国老人 » 金婚纪念(三)

金婚纪念(三)

永鸥拍摄照片,永辉切蛋糕,小孙女把一盘盘蛋糕送到每个人面前。一家三代热热闹闹和和美美地欢聚一堂,祝贺我们的“金婚”。正如穆尼尔·纳索夫所说:“人生真正的幸福和欢乐浸透在亲密无间的家庭关系中。”
巧克力蛋糕,涂了厚厚的奶油糖衣,上面用红色写着“金婚纪念”的字样。看着看着,与名垂邂逅的情景,在脑子里一幕幕交织展现:回首50年前,姑娘与小伙拧成一股绳,我跳得高,你蹦得远,蹦蹦跳跳到今天。开弓一同开弓,放箭一同放箭,跑步一同跑步,转圈一同转圈。从亚洲到北美,双双来到大洋边,不弃不离,依依牵手。共同品尝每个甘甜。喜悦,你我同喜悦;彷徨,你我同彷徨。50年好像只一天,两个人画成一个点,你的主张我拥护,我的梦想你铺垫,我的喜悦照亮你忧伤的心田,你的笑容擦干我哭泣的泪眼,平平淡淡,日子蜜甜。步行,踩出两双脚印;登山,山头两张笑脸;乘船,船内两颗心跳;乘机,俩人同上云天。50年爱不够,回头再爱50年。还不够……要像歌词所描写的那样:“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直到我们老到哪儿也去不了,你还依然把我当成手心里的宝。”
看着闪闪发光的红蜡烛,就会想到上帝能把对方赐予自己做爱人是最大的恩惠!总感到我们是一个分不开组合体。无论探讨深奥的学术课题,还是处理平凡的日常琐事,两人总是合商共议。不管风吹浪打,命运如何摆布,我们荣辱与共,同舟共济,经过50年的家庭模式早就称量出“家和万事兴”的重要性了。
光阴似箭,能催人老,不觉我俩已经走到互称“老伴”的佳境了。“老伴”,真是个令人动容的字眼,内含的不仅是爱,更是一种不可取缔的地位!这里得有多少包容、承担、信任、欣赏和忠诚……50年匆匆,我们终于熬出一个属于老年的—高雅。这种高雅在“朝阳初出”的少年时没有,在“如日中天”的壮年时没有,直到“牵手五十”的老年才有。因为我们“没有了晋升职称的烦恼,没有了功名利禄的诱惑”,我们的眼神宁静而清澈,我们的谈吐幽默而文雅。那曾经令人耿耿于怀的“恋爱史”,而今却不时成为笑料:每天在骂骂咧咧、吵吵闹闹中迎来阳光灿烂的新一天。说是骂骂咧咧,其实是老伴间特有的打情骂俏。最有趣的是每天晚上,两人在一起阅读我写成的文稿,和他相对大笑,我笑,他也笑。我大笑,他也大笑,因为笑的不仅是书上的事,还有书外的事。我也不用说明笑什么,反正彼此心照不宣。正如巴尔扎克所说:“爱情不仅是一种感情,而且是一种艺术。”我们的经历证明,他的话是多么的深刻而富有哲理啊!
金婚到来之际,有人问我怎么纪念?我不加思索地说:“来加拿大以后,我经历了许多难忘的事,其中最令我欣慰和兴奋的是加拿大总理哈珀和渥太华市长沃森亲笔签署的金婚贺信,这是最珍贵的纪念。我一直认为这是我一生中最精彩的一幕。”

金婚纪念 (1)

关于作者

中华导报
发表数目 : 3228

© 2012-2018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by Canada China News

回到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