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观察: 首页 » 文学 » 比悲伤更悲伤(九)

比悲伤更悲伤(九)

文 / 十月 Canada

“看完了?”张子栋等到所有人都离开办公室,他走到孙佩佩办公桌前。
“看了。”孙佩佩心情极其复杂。
“删了么?”
“删了。”其实孙佩佩虽然删了文件,但是她打印了一份保留了下来。
“走吧,去吃饭。”

孙佩佩不知道如何与张子栋说,她与许魏洲的关系她自己都没有想清楚,又谈何取舍。

张子栋写给孙佩佩的邮件,他信中说:“你和许魏洲,张玮的三人关系我希望你尽快处理好。如果你打算接受我,那么下班后我们一起去吃饭。看完后删掉邮件”

孙佩佩与张子栋同属一个部门,她不想搞坏彼此之间的关系,她也并不想要接受张子栋,但是这顿饭必须去吃。至于与许魏洲的关系,孙佩佩至今都没想通那是一种什么性质的关系。

此时的孙佩佩真正地陷入了困境。张子栋逼她表态,至于许魏洲,他们之间甚至从未涉及过情感,又谈何处理好。带着这些纠缠不清的烦恼,孙佩佩选择了沉默,不解释也不谈论。

但是张子栋认为孙佩佩已然接受了他。他们一起吃了饭,又约了朋友去喝茶。这个过程中孙佩佩没有显露出任何其他的情绪。
至于马雪燕的事情,她是不是心碎,或者悲伤过度?孙佩佩完全忘记了。那曾经存在过的马雪燕的故事,不过也就两三天的时间,但是她连问候一下马雪燕在心情也没有。
和张子栋的一对情侣朋友喝完茶,四个人在张子栋的家里又打了一会儿牌,小情侣俩人开始张罗走。
张子栋送朋友出门后回来。
“今晚你别走了。”张子栋掩上门,伸手搂过孙佩佩。
孙佩佩没有拒绝张子栋想进一步的亲密举动,任他搂着。张子栋开始吻她,孙佩佩的右手搭上张子栋的肩头,她正在回吻他,这让张子栋难掩其内心的烈焰。

但是,孙佩佩突然停下了热吻。
“我得回家了。”说完她推开张子栋,她看着他的眼睛,貌似又是深情凝视。
“那我送你。”张子栋拍了一下孙佩佩的肩,没有再说什么,拿了外套出门。

待续……

关于作者

发表数目 : 4567

© 2012-2020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by Canada China News

回到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