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观察: 首页 » 文学 (网页 46)

不屑,像幅画

文:十月/加拿大 大妈舀了一把花生,问我这么多够吗?我说可以。大妈把装花生的口袋拧紧,手那么轻轻一抬,花生被撂在了秤上。秤上屏幕显示出的数字是四九八,大妈说差一点五百克,没容商量随她的又一抬手,数字就奔成了五百零二。 大妈说按五百克算我的银子,多出来的那两克便是大妈对此而行的不屑。用她的话说就是:“高高地。” 璇子给雨泽写了一封信,她觉得她用了委婉的措辞,表明了自己对雨泽的某些相对于她的做法的劝诫,因为不打算失去雨泽,所以璇子花了比炒熟五百克花生多一点的时间,写了一封不曲折但也不至于被问怒的信。 雨泽在电话里对璇子说:“本来想给你回一封信,又觉得懒得写了。” 我带璇子去了大妈的花生摊,我对璇子说你可以不喜欢吃,但你得买一回。大妈问璇子要多少,璇子说一百克。大妈将舀花生的舀子抖了又抖,说小女孩就是吃的少,一百零三。还是那句结束语:“高高地。” 雨泽消失了几天,璇子心里不好过,但她除了想等等之外,没有更多和更迫切 ...

更多

渭北春天树

作者 刘奔海 阳春三月,生机盎然,满眼尽是新绿。一日闲读杜甫的《春日忆李白》一诗,读到诗句“渭北春天树,江东日暮云”,家乡渭北平原上那一棵棵春天树的美景一下子便浮现在眼前…… 柳树 杨柳是最易成活的树,也是春天里最早发芽的树!在渭北平原,柳树被广泛栽植,特别是在灞桥两岸,“筑堤五里,栽柳万株,游人肩摩毂击,为长安之壮观”(《西安府志》)。每当早春时节,柳絮飘舞,宛若飞雪,就形成了“灞桥风雪”景观,这可是著名的“关中八景”之一! 在文人的笔墨里,杨柳总是离别的象征,通常总是和羁愁别恨联结在一起而呈现出黯然销魂的情调,唐诗中写到柳树几乎都是送别的场景,古代诗词曲借杨柳意象来抒写离别之情的佳句可谓不胜枚举。王维的“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便是常被人们吟诵的其中一首。 杨柳意象与离别联系在一起,是因为杨柳姿态婀娜柔美、温婉多情。“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诗经 ...

更多

临水梳妆(二章)

宋显仁 一、你还会临水梳妆吗? 你还会临水梳妆吗?在这样的宁静的深秋里,在这样孤寂的秋林中,在这样明净的秋水前,你还会临水梳妆吗? 是的,我什么都当真。你明明说过,要伴我走过深秋。你明明说过,要伴我浪迹天涯。你明明说过,在寒冷的日子到来后,要和我相拥着取暖。你明明说过,春暖花开的日子,你就扎好临水梳妆的长发,让蝶儿为你插一朵花结子,你就要做我美丽的新娘。 是的,我什么都当真。我还记得,那年秋天,你手肘向上,临水梳妆,一下一下,我数着你散落的乌丝,我以为你就是我美丽的新娘。我以为有一天疲惫的时候,我将细心地为你梳妆。我以为有一天,你的黑发被岁月慢慢洗白,我还将为你梳理美丽的心情。或者,有一天,是你为我梳理稀疏的黑发,是你为我翻看霜白的短发,是你为我梳理心上的疲惫。 你还会临水梳妆吗?秋天那么深了,你还会临水梳妆吗?你的话和诺言还在我心头回响呵,就像你散落的乌丝,是我挥不去的微忧。你如兰的呼吸还吹着我的耳垂呵,就 ...

更多

草长莺飞四月天

文:十月/加拿大 啊! 我大叫!但他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我把手放在他的后背,那里有个地方是有汗渍的,湿湿的以至于我的手不得不滑滑的直接向下而去,说明我是身不由己的。 欢欢和大卫认识有三个月了,大卫从和欢欢认识的第一天开始,他就说了不喜欢。没有感觉这事儿我不做过多解释,想必你应该是明白的。人之所以会有激动人心的时刻,还不是全因为喜欢他的时候是身不由己的。 我和大卫去超市,他说今天要给欢欢做一条清蒸鱼吃吃,让我帮他选一条。说完大卫转身走了,他说他还得去买一瓶辣椒。虽说这辣椒不是要放进清蒸鱼的盘子里,但是有味道这事儿总是要想出一个解决的办法。 我替大卫挑了一条三斤重的鲈鱼。 卖鱼师傅手起刀落直接冲着鱼脑袋,有动作但是没听见鱼的喊声。但我知道一切都结束了。师傅问我是不是要把鱼鳞收拾干净,我说行。于是,又是一番的手起刀落。 欢欢有个女儿今年五岁,乖乖巧巧的样子和她妈妈是不太一样。欢欢是那种,猛一看以为大卫掉进去的是温柔 ...

更多

红楼梦石兄隐去的真事是何? 文/六合红学

(接上期) 《红楼梦》在第三回  贾雨村夤缘复旧职 林黛玉抛父进京都中,宝玉因见黛玉无玉,便摔自己的玉,贾母忙哄他道:“你这妹妹原有这个来的,因你姑妈去世时,舍不得你妹妹,无法处,遂将他的玉带了去了:一则全殉葬之礼,尽你妹妹之孝心,二则你姑妈之灵,亦可权作见了女儿之意……”。宝玉听如此说,想一想大有情理,也就不生别论了。” 虽然这段听起来像是哄孩子的话,但也“大有情理”,合情合理,但确实记载了当时人们确有此种做法与习俗。 再有,第七十二回,凤姐道:“我又不等着衔口垫背,忙了什么。” “衔口垫背”,是指人死时,口中衔珠,背后垫钱。可见作者心知肚明。 又,宝玉满面泪痕泣道:“家里姐姐妹妹都没有,单我有,我说没趣,如今来了这们一个神仙似的妹妹也没有,可知这不是个好东西”。( 第三回  贾雨村夤缘复旧职 林黛玉抛父进京都)。 “家里姐姐妹妹都没有,单我有”,“不是个好东西”,不是吉祥物,是一个招灾惹祸的事物。 总之, ...

更多

昨夜, 一列火车穿越我的梦境(二章)

宋显仁 一、昨夜,一列火车穿越我的梦境 昨夜是那样明朗的月色,喧闹的城市早已沉静,一列火车穿越我的梦境。 多少年我就在这月色中徘徊,多少年这月色中的茉莉淡淡地芳香着我,多少年我就好像坐在这趟列车上。 这样的静夜,隆隆的列车奔弛声打搅不了你的梦境吗?你还是那样短短的头发吗?你还是那样浅浅的笑容吗?你还是那样忧郁的眼神吗?多少年这列火车就这样穿越我的城市,穿越我的梦境。 阶梯教室的灯光,七叶树下的星光,一次次分别一次次重逢的泪光,为何我会把这些定格?就像定格那奔驰而过的车窗,里面多少故事我已经无法读懂,或者是我已经读得太懂?可为何我又要想起,又要在这样的月色中徘徊? 这样的月夜,你从哪儿来,又要到哪儿去?为什么走得那样匆忙?异乡的路究竟有多长?异乡的城市究竟有多寂寞?为什么那列火车总是要穿越我的城市,穿越我的梦境,难道还要穿越我漫长的岁月? 今夜,没有人知道,我仍在这样明净的月色中徘徊,我的梦境像茉莉花那样洁白和 ...

更多

超级害怕

文:十月/加拿大 一个女人露出半张脸,苍白不苍白我不告诉你,但她的嘴角是挂着血的。她大叫一声,然后,他拥住了她的半个身体。 我喜欢看电影,特别是喜欢看恐怖电影,更是喜欢在周末的时候一个人,关上门关上灯拉上窗帘,拔掉电话线,拉灭一切。所有的,能发出动静的物件儿包括冰箱,在制动的时候,总是会讨厌地轰轰隆隆。 终于,我可以看一场吓死人的电影了。 一个人走在街上,天有点黑。街道上除了她之外,身后还有一个跟随者。她不知道他这会儿打算去哪,但她可以确定的是她拐弯之后他也跟着她拐弯了,她不敢回头,但她加快了步伐。 她睁开眼,看见窗帘后面有个阴影是她不熟悉的。她记得白天打开窗户之后又关上了,可这会儿她又不敢确认了。不过,她觉得窗户那么小,楼层那么高,就算那个阴影是个黑衣人,他也是闯不进来的。 但她还是打开了灯。 睡觉之前他明明是在身边的,可这会儿屋子里除了空气之外只剩下她一个人。就好像,她开着一辆跑车疾驰在401高速,不知道 ...

更多

红楼梦石兄隐去的真事是何?

文/六合红学 三、含玉出世再显灵 尽管石兄没有写明何为不入人生百年之人?或百年人生之外的人? 但书中却给出了 “此系身前身后事”的概念。什么叫“身前身后”呢?作者也没有明说。 然而,石兄给出了一个令所有读者、学者过目不忘、打下深深烙印的通灵信息! 1.含玉出世的异常 《红楼梦》第二回 贾夫人仙逝扬州城 冷子兴演说荣国府,冷子兴叹道:”这政老爹的夫人王氏, 头胎生的公子, 名唤贾珠, 十四岁进学, 不到二十岁就娶了妻生了子, 一病死了. 第二胎生了一位小姐, 生在大年初一, 这就奇了, 不想后来又生一位公子, 说来更奇, 一落胎胞, 嘴里便衔下一块五彩晶莹的玉来, 上面还有许多字迹, 就取名叫作宝玉. 你道是新奇异事不是?” 雨村笑道: “果然奇异. 只怕这人来历不小.” 子兴冷笑道: “万人皆如此说“。雨村又说道:”非也! 可惜你们不知道这人来历. 大约政老前辈也错以淫魔色鬼看待了.若非多读书识事, 加以致知 ...

更多

我在吐鲁番感受春天

作者:刘奔海 我是一个在关中平原上长大的人,转眼已在吐鲁番生活了十余年。记得刚来吐鲁番时我最不能接受的便是吐鲁番的春天!然而也许是在一个地方待久了的缘故,我渐渐地被吐鲁番的春天所感染。 一进入三月,吐鲁番的气温便一天高过一天。那一棵棵在瑟瑟发抖中经历了一个寒冬的树儿,满树满枝的苞芽开始在艳阳下迅速地膨胀、膨胀,走在树下,你似乎可以听到那丝丝的爆裂声在耳旁响起,似乎可以看到那一团团热气在苞芽上蒸腾。在吐鲁番,春天就来得这么急切! 可风儿似乎也不甘落后! 在吐鲁番盆地边缘的托克逊县便是我国著名的风城,每年春季,“风”是这里的常客,这里常会刮起八九级的大风!寒冬还没走远,风便悄然而至,好好的天气,忽然轻风从平地扬起一道沙尘—起风了;风渐渐大起来,刚发出嫩芽的树枝开始在风中抖动;风越刮越猛,天色渐渐变得昏暗起来,最后狂风呼啸、飞沙走石!像急促的战鼓雷动,像狂怒的战马嘶鸣!那一棵棵爱美的树儿,刚嗅到一点春的气息,便施上 ...

更多

咏“画”(七律四)

陈祖涓诗画 云雨山川素纸装,春色秋声入华章。 笔墨漫卷千秋韵,色彩巧绘百卉芳。 峭壁悬崖任深浅,急流险滩随欢畅。 谁能留得春长在,唯有丹青永放香。 ...

更多

© 2012-2018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by Canada China News

回到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