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观察: 首页 » 旅游 » 地中海之旅(一)

地中海之旅(一)

作者:郭玉秋 /渥太华

地中海之旅

地中海之旅

我酷爱旅游,但是在我的有生之年一定要去的有两个地方,一个是到埃及去看金字塔,另一个是去前苏联,即现在的俄罗斯,去莫斯科红场,去圣彼得堡。本来今年我已旅游三次了,再出去就是来年的事了,没有想到有几个朋友要去地中海,去埃及,我一下子被吸引了,决定一起前往。2011年10月20日我们从渥太华乘机路经美国费城,去罗马。在费城转机时,要等近4个小时。走之前几个人商量,是否带麻将,我觉得麻将太沉了,于是我带了一副扑克。此时,我们把一个小箱子放在两排凳子之间,四个人打升级的。虽然条件差一些:你要伸长了胳臂去抓牌,又不能随心所欲地往出打牌,必须小心翼翼地把牌放在行李箱上。但是这总比坐在那儿无聊地等好一些,几个小时的时间很快过去了。
再次上了飞机,几个小时后,来到了意大利的罗马。乘巴士到了Civitavecchia港,然后上了“公主号”游轮,开始了我们14天的地中海之旅。
在海上要航行两天,才能到达非洲的北部—埃及。到了船上,看到有人在打麻将,心想:看人家就不嫌沉,带来了。后来小黄打听到,是在船上借的,于是,我们就借了一副,并被告之,不必急着还,可在下船前还就可以,使得我们如获至宝。我们俩加上刘大姐,尚缺一人,可是问几个会打的,听说我们不玩钱的,不跟我们打。于是我们就三个人玩。刚开始打,就有个女的来观战,第二把,我们就是四个人的方城战了。这位女士是来自加拿大缅省人,是位会讲广东话的香港移民,名字叫一万。这麻将可能不是中国制造,因为,它为每一个摆牌的人设计了一个架子,把麻将放在上面,麻将呈135度角向外倾斜,使看牌的人不必低着头弓着背,而可以舒服地靠在椅背上,眼睛直视,就可看清楚一手麻将,设计非常合理。现在在中国已是:“十亿人民九亿麻,还有一亿在观察”。并且这种古老的游戏,已远渡重洋,俨然成为老外热衷的桌上游戏。这不,被他们制造出来的麻将,略一加工,就使我们玩起来坐姿轻松不少。

去埃及,为了看金字塔
亚历山大城
经过两天的航行,10月24日我们来到了亚历山大港口,开始了我们的金字塔寻奇。我们乘坐巴士,一路上被埃及的吉萨城的异域风光所吸引。这里到处都可以看到高矗入云的尖塔,圆顶型的庙宇,以及点缀其中的椰林,当然也看到了到处是垃圾飞舞的小巷,以及包着面部穿着长黑袍的埃及女性。地中海身处要塞,阅尽了人间的厮杀鏖战,这片历史上最古老的海域,孕育了伟大的古埃及文明,古希腊文明和古罗马文明,也见证了一个崛起的文明取代一个已经衰落的文明的每一幕,并在无意间,将它们揉进了这座傍海古城—亚历山大城。古希腊亚历山大大帝,古罗马凯撒大帝,古埃及艳后克里奥帕特拉,让这座城至今闻名遐迩,也让它一次次深陷万劫不复,又一次次重现辉煌,如今的亚历山大仍然依偎着广裘的地中海,却只以沉入海底等待挖掘的宫殿和散落市井难成气候的残坦断壁,努力地向各国游客证明它曾经辉煌的存在。
庞贝柱
这是亚历山大城很有历史的一个景点,也是这座城市的标志,在一片废墟上,有两座狮身人面像守护着一根已经树立了千年的石柱。远在罗马皇帝戴克里先统治时期,亚历山大将领艾赫发动叛乱,戴克率兵亲自征讨,围城8个月,城内瘟疫流行,叛乱平定以后,这位皇帝开仓济民,安抚百姓。当时的埃及执政官波恩吐莫斯,在当时的塞拉比斯神庙广场中央竖起这根石柱,以感恩戴德。后来神庙毁了,而石柱犹存。再后来人们误以为古罗马大将庞贝被凯撒击败逃到这里被杀,骨灰放在石柱顶的罐里,故这个石柱被命名为庞贝柱。我们来到这里,先是围着石柱的外围,绕了一大圈,远距离的观看石柱,接着走近石柱跟前,去触摸这石柱。以及石拄前面两侧的狮身人面的石雕。来感受它们的真实存在。
亚历山大国家博物馆
接下来,巴士将我们车到了亚历山大国家博物馆,靠近城市中心的亚历山大国家博物馆,是经过整修的意大利风格的Al—sead  Bassili Pasha宫殿。这座只有三层的建筑,却极为全面地概括了亚历山大的悠久历史。这里展出的是来自埃及四个主要年代的艺术品:古埃及,希腊罗马时代,科普特时代,以及伊斯兰时代。此外还陈列着更为近代的藏品,如皇家珠宝,以及非常有趣的古代钱币系列。从这里可以探索亚历山大的历史。这里展出的有金器,陶瓷,象形壁画等等。
从博物馆出来,看到有十几个小学生在老师带领下在门口排队入馆参观,征得他们的同意,我为他们照了一张相,真是一群可爱的孩子,女老师也都是围着长巾,身穿长袍的。

关于作者

中华导报
发表数目 : 3691

© 2012-2018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by Canada China News

回到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