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观察: 首页 » 情感 » 《高斯,拿走了我的尺规》

《高斯,拿走了我的尺规》

文:十月 /加拿大

卢晓波从事研究工作数年,平日沉迷静坐在图形面前深思。横竖左右几番比划下来,一张白纸之上便有了想象的空间。自从五年前移民加拿大多伦多,不得已颠覆了之前的兴趣和爱好。维持生计才是海外生活的重点。
经过一系列的跌跌撞撞,终于在心态不稳之下就职于大统华超市生鲜部,当上了职业杀手的预备队员。
出国之前手里拿的是尺,出国之后手里持的是刀。
最初分配给晓波的工作是学习杀鱼,师傅是一位在大统华超市工作了五年的香港人。上岗之前晓波未杀过有生命的东西,如今手持钢刀真有点力不从心。一想到要操刀屠戮,难免汗颜。
学习初期,晓波下手常常拖泥带水,手软腿软。每日还总是幻听幻觉地感受鲤鱼鲫鱼垂死之前张开的嘴里有吐出来的汉字:“哥,麻利点下刀。”于是立马两腿发麻,恻隐之心全无。下定决心大开杀戒,一刀夺命。让待宰的鱼儿们尽快往西去。
半年下来,晓波牢记了师傅的谆谆教导,开始独立工作。每天从早上六点一直杀到晚上六点。每当看到衣襟上的半衫血迹,由衷的感慨万千。自问,为何告别的是高斯的那个正十七边形,而拾起来的是镇关西掉到地上的屠刀。
走出T&T的大门,不知何故想起了阿基米德的一句名言:假如给我一个支点,我就能推动地球。
辞职之后的晓波对他的朋友说了这么一句:我可以忘记微积分及二项式定理,但我不能忘记高斯用圆规和没有刻度的直尺做出来的正十七边形。
有史以来,除了爱情之外,任何感情都是可以自己掌控的。晓波需要的只是一个决定和一张单程机票,他便可以重新回到他的世界,回到那个等待他的图纸之中。
送别了晓波,我也很想问自己一句话:我是否有能力守住自己心中的那个尺规。
没有答案。

关于作者

发表数目 : 4445

© 2012-2020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by Canada China News

回到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