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观察: 首页 » 旅游 » 纽约之有惊无险(五)

纽约之有惊无险(五)

笑言 / 渥太华

联合国总部
按计划,我们在这一天,也就是10月28日晚上离开纽约飞回渥太华。所以中午回到酒店我们就退了房。还有点时间,我们把行李寄存在酒店,然后出门到联合国总部外面的大街上走了一段。那个路段停满了警车,不少游人隔着铁栏杆向院内张望,或许在期待某位重要人物的出现,或许在那近200根旗杆上寻找自己国家的国旗。
我们并没有打算入内参观,只是从街的这一头走到另一头,看看联合国总部秘书处39层的板式办公大楼,看看随风飘扬的淡蓝色联合国旗帜。
随后我们去了位于曼哈顿中心的中央火车站(Grand Central Station)。这是世界上最大的火车站,候车大厅的拱顶绘着2500多颗星星,按中世纪的星空图反向绘制。仰头望去,满目生辉。候车大厅的主楼梯则是参照法国巴黎歌剧院的风格建造。这座100多年前建成的火车站至今仍然是纽约地面交通的重要枢纽,并且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和历史价值。
几天来,我们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纽约有些餐馆的账单自动加了20%左右的服务费,有些餐馆的账单没有加小费,却加了一行字:服务费未计算在内。所以在纽约就餐要多留一点神,以免该付小费时没付,不该付时却付成双倍。

飓风桑迪
回到酒店准备取出行李去机场时,忽然发现大厅里气氛不对。人们不安地围在大屏幕前,观看航班信息。尽管我们知道这几天会有飓风,但没当回事。再加上行程紧张,回到酒店也很疲倦,竟然没有注意到飓风桑迪(Sandy)已经对纽约形成威胁。
拉瓜蒂亚机场的所有航班都已取消,我们只好重新登记入住,等待航班恢复运营。既然走不了,晚饭打算去唐人街吃一顿中国餐,但刚下到地铁站,就听到广播里通知,整个地铁将于晚7时全部关闭,只好作罢。回房间打开电视,新闻里全是飓风桑迪的消息。当局警告,“桑迪”可能对纽约市和长岛造成严重破坏,海浪可能会吞噬曼哈顿下城。
第二天一早,也就是10月29日早晨,外面开始刮风下雨。电视新闻不停报导桑迪的消息,27日刚去过的前往自由女神岛的码头,海水已经涨到记者的小腿了。飓风桑迪预计傍晚登陆,破坏力强大。机场至少还要再关闭两天,而新闻显示道路目前依然畅通。我们决定放弃航班,立刻出门租车回家。租车行里排了不少人,轮到我们,租车行却不肯让我们把车开到加拿大,一定要在美国境内还车。几经周折,租车行终于在中午12时紧急关门之前,同意租给我们一辆车,还车地点是水牛城。
我们生怕高速公路关闭,马上开车上路。由于先前我们自己的GPS信号太差,特意又租了一个车行的GPS,结果发现这个GPS的信号仍然很差。我们就这样按照时有时无的两个GPS指示,向水牛城进发。谁知GPS竟把我们领向水边,到了一座被封闭的桥前,没法往前走了!
这时风更大了,道路上空空荡荡,几乎没有什么车辆。我们决定不管GPS,直接朝西北方向开。走了一段,还是搞不清正确的道路,只好下车问当地人。一位三十岁上下的黑人男子,自告奋勇,出门开车在前面为我们带路,直到把我们送上高速。真要感谢这位黑人兄弟,否则我们没准真会被飓风困在纽约,不知会有多危险呢。
一阵阵疾风伴着大雨劈头盖脸吹来。车子明显在晃动,好像要被掀起来,雨刷在最高档快速狂挥,我的双手则下意识地把方向盘抓得更紧。风越刮越大,雨也越下越大,我们在风雨中超速逃离纽约。
中途休息的时候,我们这才有机会重新研究地图,发现去Syracuse还车更合理。马上给租车公司打电话,征得了他们的同意。Syracuse离加拿大不远,希望在那里能找到提供我们租车越境的租车公司。
晚上8点左右,我们到达Syracuse国际机场。还车时,这里的经理说,你们可以直接把车开回加拿大,用不着去别的公司换车,不过收费不一样,要加一些钱。我们说谢天谢地,可以开到渥太华,加多少钱都行。
办完手续,放下心来。用GPS一找,附近有一家中国自助餐,赶紧开过去饱餐一顿。然后继续上路,还得开3个多小时呢。
当天晚上,飓风桑迪在新泽西州的海岸登陆。随后的几天里,成千上万的家庭断电,许多城市沿岸地区被淹,纽约地铁被淹,在建高楼的起重机被吹折了起重臂,纽约市死亡人数逾百。桑迪造成的经济损失达500亿美元,成为美国历史上最惨重的风暴之一。
有人在推特(Twitter)上说:“如果你没有看过《饥饿游戏》这部影片,那么你只要去纽约联合广场上的Whole Foods看看。那里发生的事情几乎一模一样。”
这趟纽约,玩得惊心动魄,还好有惊无险,安全脱身。我对儿子说,我们可以跟波西·杰克逊比惊险了。儿子不屑地答道,我们这算不了什么,差得远呢。
(全文完)

关于作者

中华导报
发表数目 : 4038

© 2012-2018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by Canada China News

回到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