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观察: 首页 » 社区 » 在北京—不一样的大学生活(三)渥太华/冯金铨

在北京—不一样的大学生活(三)渥太华/冯金铨

在北京

三、学期一开始,就坐着“牛车”从北京拉到湖南郴州实习
从九月一日开始,按一般规律,大学一年级是学习基础课程的,但我们学院却不是这样的安排。我们是先从感性知识和操作入手,学习各种专业技术的仪器仪表设备(无线电类等)的操作方法和各种计算手段(包括当时最先进的手摇计算机),以及各种规范、规程手册等,而且都要进行反复练习和模拟实战需要的演习,直至能独立熟练进行操作为止。这些都是为了下一步马上要进行的专业实习作准备的。而每天的课后和假日,都要在大操场顶着酷热,进行严格的队列操练,要按地上划好的步伐跨度以及臂摆要求的高度、宽度等一系列的标准,反复又反复地练习又练习,目的是准备参加1960年国庆节阅兵的军事学院方阵,在天安门前接受毛主席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检阅。
过了国庆节后,也不是投入校园的学习生活,而是全系新学员几百人(来自全国各地的本、专科的)马上投入到校外专业实习的生活。故此,我们大队的人马就打着背包,从北京火车站出发,不是坐软、硬卧,也不是坐硬座,当然不会是站着的,而是坐“牛车”。从“车名”顾名思义也可以知道这种列车是专门运载牛(或猪羊等动物)的货运列车,每一节车厢上只有一个小窗口透气,可想而知坐这种列车长途运行的滋味吧。这样的安排,当然完全不是为了节省开支。我们知道,这是对我们的实战锻炼,因为一旦战争爆发,开往战场的都是军用专列,哪会有软硬卧。就这样,在“牛车”里摇摇晃晃近两天一夜,我们被拉到了目的地湖南郴州。下了列车,首先进行的是军事野战训练,模拟对敌作战,进行潜伏和巷战,用上了在入伍期军训所学到的本领,接下来是全力进入专业实习阶段。我们的学习班中,每三人一小组,各人除了要背上全部床被用品外,还要加上仪器设备和武器(手枪和冲锋枪)。我们都是住在当地农民家里,牢记着“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革命传统,每次实习作业回来,都不忘给老乡家打水等,有时候也与他们一起“唰”饭。
我们这次的专业实习,不是一般的那种模拟性的,而是按当地军区布置的实战任务进行的,对成果要负上军事责任的,所以大家工作起来都非常认真,一丝不苟,而且必须要保证按时按质完成下达的任务。当时的通讯工具和手段也没有现在那么发达,几个月以来,在工作上、生活上以及其他方面遇到的困难,我们都无法及时请示领导,一切都是由我们三人小组研究解决的。我们实习的任务都是按实战要求进行的,譬如,有一项任务是我们要在战斗打响之前,确定敌人的阵地、堡垒以及武器装备(如大炮之类的)的方位、射程、角度等参数。跟现在不一样,当年只能通过配有高倍望远镜的仪器多方位进行测试,再进行复杂的计算而得出结果,供战时所需。因此当我们第一次在成果上签名,既激动又深感责任重大!我还记得当时有些先进仪器,还是非洲的国家出产的,我们还比较落后。后来有了激光测距、卫星导航、遥感等技术,就不一样了。另外,由于当年(1960)国内外形势都比较紧张,国家正处于(三年)经济困难时期;蒋介石反攻大陆心不死,经常派遣敌特潜入大陆进行破坏活动,国内的坏分子也趁机捣乱。因此,领导一再要求大家要提高警惕,保护好人身安全以及防止武器、成果、仪器和资料被盗。所以我们在实习工作过程中,时刻都警惕着,武器一刻都不离身;晚上睡觉时,我们还得轮流值班守卫。这样经过了几个月紧张、繁忙的专业实习,经受了工作上、生活上以及社会实践方面的考验,每个小组都独立地完成了任务。学期总评时,我也第一次获得了奖励,被授予那学期的最高奖赏“从前嘉奖”(仅次于三等功)。这一段经历,是我们进入学院的第二课,至今55年过去了,我仍难以忘怀。
(未完待续)

关于作者

发表数目 : 4696

© 2012-2020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by Canada China News

回到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