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观察: 首页 » 情感 » 《@ Hole 7》文/十月 Canada

《@ Hole 7》文/十月 Canada

7

我偶尔想,
树叶绿了,花朵芬芳。
而如若,我停在路口,
你会不会偶尔想,经过。
我偶尔想,
风沙近了,秋叶散落。
而如若,你恰巧经过,
我会不会偶尔想,失措。
我偶尔想,
潮水扑面,汹涌还在。
而如若,话说不出来,
你会不会偶尔想,尘埃。
我偶尔想,
海鸟跟鱼,一别几日。
而如若,他走进尘埃,
我会不会偶尔想,阴霾。
挟带,别有洞天。
初心。

有这么一种情况,他是同学的哥哥,又高又帅又有点关心人。她和他的关系本来就扑朔迷离的,再加上当她第一次遇见他哥。所以,她当年就打消了和他的各种可能性,义无反顾地和别人结了婚。
不知所云的他,还是做了很多挽留的努力。只不过,她心已去。对于当年,他对她而言,甚至连个传说都谈不上。
七年之后。
看见镜子里面的那张瘦脸,她对自己说:“昨天没吃东西的后果,真是TMD值了。”于是,挑出那条那天买回来的裙子,蹬上那双为搭配那天买回来的裙子的鞋,将脸色由原来的灰,妆为粉红。
她觉得应该见见他,听他将储存了数年的心里话,数给她听。听到一半的时候,她突然害怕他说离开。于此,她大胆的问了他,他说不走。
她开始纠结自己说过的,七年前的那些硬话,更为自己当年是不是应该说,与该说之后,他是否已经有很多积攒。又想他终归是有一天,会了解了她也有积攒。尽管,他们之前的关系不过是海鸟和鱼,她狠于将偶尔想,刺向他不说离开的耐性。
门被推开,她看见了相框里的一张像,他站在一个神似她的女人的旁边。女人的微笑和他的微笑,让她甚至没有介意,跑进他怀里的那只猫咪,正好打扰了她好不容易才有的七年之痒。
她想起了即将放学的女儿。
生女儿的前一年,女儿他爸狠了狠心,在两个女人都折腾跳楼和到底先救谁之间,依据常规选择了先救他妈。他妈说:“你结的这个婚,如果差不到哪去,就不要折腾。”
其实,人都是想要获得一个好到哪去的事儿,至于差的事除了长辈们,谁又肯花工夫琢磨。既然妈妈都这么说了,他就选了这会儿的,正好倦了折腾的那一个。她深知这一回合的胜算,胜不在她,却是在他妈说的那句话。
于是,为了一个乘胜追击,她生了女儿。
在她以为一切都理应回归平静的时候,他说一起出国吧,去加拿大。他说也许路走得远一点,燃烧生命的机会就增加一点。
大多数人的移民经历,都是从读书开始。先进修语言,再选专业,再将从前辈们那里听来的各种可获得的福利搜罗一遍。就这么着,他花了三年的时间学了个专业,她一直在工厂里打工贴补家用。
又是一个不知何源的故事,让她遇见了七年未曾联系过的他。
女儿他爸朝她扔过来一只茶碗。茶碗没砸着人,但她开始沉思,沉淀。总之,她想通过他问问他哥。她所以这么想,源于女儿他爸动不动就有的暴跳如雷。完事后他又说是抑郁。可抑郁多数情况是独自沉思。
外面开始下雨,她起身说走,他仍旧是挽留。
他开车,她坐在车上看着雨落。想不是所有的淅淅沥沥,都是因为厌倦了关系,还有一种情况,为彼此看淡了缘分,尽管未尽,却知甚是奈何不了几日的纠缠。与其,不如将这些剩余留给初心。
七年之痒。

十月的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xiaojun701

留言信箱:
1523187841@qq.com

关于作者

发表数目 : 4797

© 2012-2020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by Canada China News

回到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