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观察: 首页 » 情感 » 《林花谢了春红》文/十月 Canada

《林花谢了春红》文/十月 Canada

林花谢了花红

有朋友分享各自的网恋,经验多半是相见很晚和不如不见。其实,你若在相见之前多搭些功夫做够功课,他便可以是相见恨晚。而珠珠给他留下的是什么样,我是不得而知。但应该属于很晚。
和他见面那天,应该是半夜十一点了。电话那头的他突然说:“要不要今天见个面?即便是抱憾,也好尽早了结。”听他这么一说,珠珠开始确实有点犹豫,但心里却有半推半就的意思,便说:“ 那就见!”
车开到桥头,黑暗中有个男人的身影,看他站着的样子,让珠珠觉得那应该是他。见面之前珠珠这样说:“看你一眼,换天再说一眼之后的事儿。”所以,他没有走过来,珠珠也没有走过去。但这时珠珠的手机响了。
“换天说,还是现在说?”他问。珠珠说换天也不说。
走了两条街,燕子也没找到他说的地方。车停下又开走,再开回来。直觉告诉燕子说:“这个男人比女人又迷糊几分,比那天站在桥上的那位,更逊。”但她愿意,看着他左耳上的那只铃,喝完咖啡。他说笑的时候,那只铃就会晃。
对于如此的晃,燕子觉得这次属于不如不见。
大宇的网恋相对说,与很晚和不见都扯不上关系,他属于晌午天将就了雨水。看她一人打伞不如两人一起,哪怕就是遮个阳!也好过知了飞过头顶之时,就见自己。
三个人都讲得津津有味,眉舞飞扬。使我浑然觉得,姿态真的不是穿衣戴帽这么简单。我说下次都听我讲,总得有个人让这急迫的世道见识,那一番相见恨晚,谈的是朝来寒雨晚来风,胭脂泪,相留醉。
寒颤了,才算有事儿。
我是真记不得,上一次的寒颤发生在几时。只是记住了夜是静的,我收到了他问:“要不要一起,越过山丘。”
我花了一周的时候,琢磨山丘的事儿。我觉得吧,既然他喜欢的是李宗盛,那么他应该是靠近恨晚的方向。说小河弯曲,而只要有人等候,我就可以猜也许,假设,而妄想!与他聚集于大河。于是,抽空回了他的问:“各自量力。”
结局用我说嘛:林花谢了春红,又是一番匆匆。

十月的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xiaojun701
留言信箱:
1523187841@qq.com

Ottawa Chinese Newspaper《中华导报》Canada China News

关于作者

发表数目 : 4797

© 2012-2020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by Canada China News

回到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