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观察: 首页 » 情感 » 《说槐》文/十月 Canada

《说槐》文/十月 Canada

Sophora_japonica_JPG2Aa

走在街上,你是否觉得自己是微小的,没有人关注你穿着的鞋,衣服,头顶戴的帽子,手中拎着的包。这种微小你不但是觉察到了,你还并不在意。不过因为,那是陌生人的圈子,那个世界里的眼光,得到关注和得不到关注,无外乎是意外惊喜和无所谓。
这会儿,如果你进了家门,进了公司的门,陌生世界就消失了。
你有很多朋友认识你家,知道你在哪上班,你从哪个学校毕业,你父母和你的出身。这些躲不掉的东西你无法篡改,如果要改,房子可以改为更大,地址可以换到富人区;那个上着的班要么有升职,要么有业绩可说。等等这些,它们不可以倒退,或者说好不可以改变为不够好,不好。
就是说,陌生人世界里面的我,可以渺小;但房间里的我,不可以。
房间里有几个别人,办公室里有几个佼佼者,房子附近有若干个邻居。这种存在顷刻间带动了关注。有其他人在关注我的存在,我必须维护好,和获得更好,并且,我要听见那些个其他人说,他们赞同我的好,看见我成为更好。
这是我今天想说的,能不能不在意。
近几年大家都在谈格局,在意拼的是格局,不在意拼的也是格局。怎么拼,自己和别人拼,自己和自己拼?那,又能不能不拼,又能不能放下拼。
该出去走走,世界那么大。不是说非让你去个什么地方住几天,你只是呆在街上看车水马龙,看来来往往的人群,如果你有胆量就拦住一个陌生人或者举个牌子,来一句“求关注。”那种拉住的关注重要吗?你一定说不重要。
那屋子里的关注重要吗?你想让它重要。
做事情,利己是一件重要的事,利他人的事能阻止就阻止,不能阻止的我就拿出一句话,一个脸色,让对方明白我的意思是你要不做,这件事它不利于我。对我的业绩有影响,对我的脸面有影响。如果你是站在一个独立的地方看待不利己的事,先不着急理解对方的做法,先放下心中的利己。
有点难,很难。
如何能放下自己,放下不在意想听他们说的好,放下想获得来自房间里的他们的赞同。如何,将你眼里那些不利己的其他人,和那些事儿放到陌生的街上,而陌生却仍然回头说,虽然你没有更大的家,更好的薪水,更耀眼的进一步,你仍旧是你,而你已经成为更好。
别学我,带着求关注的想法一口气买了四双鞋,每一双都是利己的颜色。

十月的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xiaojun701

留言信箱:
1523187841@qq.com

Ottawa Chinese Newspaper 《中华导报》 Canada China News

关于作者

中华导报
发表数目 : 4157

© 2012-2018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by Canada China News

回到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