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观察: 首页 » 情感 » 《千禧年》续说,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七日 文 / 十月 Canada

《千禧年》续说,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七日 文 / 十月 Canada

1000 years

大铁门关着,一只蝴蝶飞过铁门,铁门里头有柳树,蝴蝶似乎没注意柳树,径直地飞过去。马达声和滋啦的一声,元帅吓了一跳,一辆黑色别克停在元帅前面,铁门前门。汽车喇叭响起来,嘀嘀嘀的刺耳儿。
车窗开了,司机是一位戴墨镜的大头男人,他停了一下,想必是之前想放开嗓门喊。他看见了元帅,于是他的喊是这样的:“是我,石头!”元帅和卓子本来是想尽快离开,不和乡里的各种势力搭腔,打算被吼上几句得了。谁知道冲着铁门开过来的车里坐着石头,元帅也是一愣。
都说石头是孤儿,不知道来路的那种孤儿。
“他来坟地干嘛?”元帅心里头的琢磨想必是被石头猜中了。铁门里一个男人迎过来,笑呵呵冲着石头问候:“周哥好。”“这是你杨大哥。”石头给开门的男人介绍元帅,男人冲元帅点了点头,他伸出双手抢过元帅的手使劲握着。
从男人口里,元帅得知乡里头的这块空地,被石头开发成为如今的墓地。然后,元帅看见了坐在车里的雯雯,卓子也看见了她。
二十年前的一桩旧事儿。
雯雯抬了一筐苹果,走一会儿又歇一会儿,又重复,又是好一会儿之后,苹果终于搬到了元帅的家门口。“怎么自己抬,喊我一声一起嘛。”雯雯也不搭话,她一个笑:“快抬进去。”进屋,元帅爸爸见了雯雯,客气了几句,元帅说做饭一起吃吧。
元帅拿过一张纸递给雯雯,雯雯问:“是什么?”
“和我爸爸一起过春节,订了三间长城饭店的房间,你也一起去吧。”元帅说。
东四路口,大褂子和大个子一起。那天,真是碰巧,我也是路过那里。大褂子先看见我,他笑着和我打招呼:“嗨,你好吗?”他看见元帅在我身边,他以为那一次的巧合是巧合,所有人都以为那是巧合。
对于元帅来说,雯雯就是那片坟地,而非所有人都以为的巧合。
从遇见石头开始,元帅开始和失散多年的大伙开展各种遇见,各种重新开始。然后,他得知大庆居然有这么一手牌,他和雯雯有旧事?这打碎了元帅原本以为的,一筐苹果的回忆。
“知不知道,我会爱上你?”黑暗的房间里,面对雯雯的提问,元帅的回复是无力的。他说了他要结婚,月底和卓子结婚。然后,他用他圆润的肩膀,抵挡了凝结在空中的雯雯的哭泣。几天之后,也许是坟地既然已经砌成坟地,倒不如直接和卓子坦白了。
这次,和石头的‘坟地遇见’之后,也许是为了对往事有个奠基,卓子联系了大褂子。

烟花美不美,看璀璨,
忽闪耀,往事不如烟。
脸颊润不润,看唇光,
拎千禧,步落入棋盘。

下回说。

Ottawa Chinese Newspaper 《中华导报》 Canada China News

关于作者

发表数目 : 4632

© 2012-2020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by Canada China News

回到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