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观察: 首页 » 情感 » 《日落》

《日落》

文 / 十月 Canada

一个明朗的午后,如果呼啸着的风可以停下来,安妮觉得她就可以步行去湖边,坐在那把老旧的长椅上,像往日那样等着日落来。
安妮站在窗口,望着被狂风席卷的街道,她看见一辆黑色轿车停在了她家门口。安妮并不认识这辆车,车里面的人也没有急着下车。就这样,安妮注视着这辆陌生的车,大约两分钟,车门打开,下来一位男子。
他没有抬头望向窗口,他整理了一下衣衫,脱下帽子,迈着整齐的步子走向大门。
安妮看见男子的身影。他有六英尺高,穿着一身黑色的得体的西装,布料的暗色条纹在阳光下尤为不明显。但安妮知道,一定是有条纹的黑色。男子没有停顿,他毫不犹豫地按响了门铃。
如果放在早些时,安妮会以轻盈的步履跑去开门。但今天有点不同了,轻盈的步履时过境迁。她安静地走向门口,打开大门望着男子。

ri-luo

“嘿,安妮。”他手里握着帽子。
“我可以进去吗?”他的问句和他的黑色暗条纹西装一样,严肃并且诚恳。
“请进。”安妮保持着微笑。
“草地很美,我喜欢看绿色的草坪。”他自言自语。“你还是自己打理草坪?”他转回头望着安妮。安妮把茶壶放在圆桌上,她倒了一杯茶递给男子。“还是红茶,应该没有变吧!”
“没有变。”
“我自己打理草坪,浇水,除蒲公英。”
“我一直都会看你的专栏。”
“所以知道我会在家吗?没有去度假。”
窗外不再有沙尘掀起,狂躁的大风转去了其他地方。
“我们去湖边。”他说。
掉了油漆的长椅,之前应该是刷了暗红色的油漆,如今斑斑点点里头,仍旧是透着原色。他们并排坐下,彼此默不作声……大约近八点的时候,湖水远处的天空开始发出红色。“日落就要来了。”安妮轻声地说。
“安妮,我走了两年,我知道走的时候并没有和你打招呼,我要说抱歉。”他几乎是没有停顿:“我们结婚吧!不问我这两年去了哪里,都做过什么……”他侧过身,握着安妮的手。
日落。
二十年之后,安妮把这段饱含美满结局的爱情故事写进了她的书里。我问她:“二十年真的没有问过?”
“没有问过。”
“曾经想过要问明白吗?”
“肯定是想过!但我答应过他不问,我也不敢问,不敢知道。”安妮大笑。

关于作者

中华导报
发表数目 : 4089

© 2012-2018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by Canada China News

回到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