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观察: 首页 » 文学 » 陌上花开 可缓缓归矣(二)

陌上花开 可缓缓归矣(二)

作者:石林拾零

成都,是一片静谧的竹林。“竹里房栊一径深,静愔愔”。成都西郊约一小时车程的崇州道明竹里,多次听朋友提起,这一次终于有机会,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来到这里找寻这份静谧。成都慢生活,与翠竹青瓦般的闲适时光,浑然天成。“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此言居然出自无肉不欢的东坡居士之口,可见竹之神奇。魏晋名士嵇康阮籍等,常一起游于竹林之下,纵情风雅,谈酒论歌,那份魏晋风流,那种名士风范,果然是大隐隐于竹,也不枉了“竹林七贤”之名。缓缓走在竹艺村里,依次找寻着掩映其间的大小庭院。来去酒馆,第五空间,三径书院,一直来到那片呈现无穷意向的壮观曲线。据说,屋顶的连续回环设计,暗含太极阴阳之道。我虽不太明白,但也深知老庄的道家文化,对成都的深远影响,成都人的性格,多少有一些道家顺应大道自然、不为外物所拘的大音希声和大象无形,使得人们可以在纷扰的尘世里,保留一份内心的富足和充盈。道明竹里再往西二十公里,便是道源圣地鹤鸣山,若干年前去过一次,那种“自然、功利、道德、天地”四层境界的指引,那一刻“上善若水”的恍然大悟,记忆犹新。“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成都的内敛与恬静,早已融入在竹林间的每一条纹理里。
0-fu-ben
成都,是一锅沸腾的红艳。有的时候,静谧的成都,也会变得激烈,也会变成一碗烟火。据说,哪怕走出双流机场,都还不是到了成都,只有坐在一锅翻腾着辣椒红油的锅边,接过朋友递过来的泡沫涌起的啤酒时,才是真正到了成都。所以我总是说,来到成都,第一顿吃火锅,是对成都的尊重。而火锅,在本地人的心里,也有着一份不容质疑的隆重。据说,在成都人心里,有一条完整而神秘的火锅鄙视链。蜀九香大妙川西坝子,似乎能让大家隔三差五地去一次,味道不会让你失望。外地的朋友有时候会提到皇城老妈,于是大家就会相视微微一笑,用眼神无言地交流着大度。如果谁不小心说到海底捞,那估计有人会不厚道地笑出声来。当然,只有私藏火锅,才永远站在鄙视链的高端。“你打个滴滴,坐到九眼桥Muse酒吧门口,给我发个微信,我出来接你,不然你找不到”,这是私藏火锅的神秘,也是私藏火锅给你的那份亲密。

一入成都误终身,从此烟火满人间。据说,赵雷的一曲成都之后,玉林已被游人淹没。年轻人都去了339的SPACE。成都就是这样的一座城市,一边把日子过成诗,一边把日子过成吃。合江亭的贰麻酒馆好像也去了339,下次回去,应该会去坐坐。“贰麻”即是微醺,所以成都是一座懂得满则溢这个道理的城市,知道最美是小满,知道要花看半开,酒至微醺;也知道有相聚,就会有分离。短暂的相聚之后,又到了从脚下故乡到无限远方的时刻。临别之际,面对前来送别的朋友们,我留下了下面的词句:每一次缘起 / 都如同初相遇。每一次道别 / 都难免心相惜。在最好的季节 / 回到最好的城市 / 遇见最好的你。一切都会过去 / 只有真情才是光芒 / 才是永远的记忆。

陌上花开,锦官城外,年年柳色如故。有的时候,我真的在意,两座城市的距离。

不论世事变迁,归来仍是少年。再见,成都;再见,我亲爱的故乡。

关于作者

中华导报
发表数目 : 4205

© 2012-2018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by Canada China News

回到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