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观察: 首页 » 情感 » 违法乱纪的人 (下)

违法乱纪的人 (下)

文 / 十月 Canada

我为什么要推荐约谈这种方式?因为大家的问题是不扣分就不涉及有记录下来的案底,不涉及加保费。第二,约谈甚至比出庭更容易谈拢,并且你有两次谈拢的机会。第一次是和这位律师谈,第二次是和法官谈。如果你选择直接上庭,那么你就只有一次必须谈拢的机会。
伙计的违章是超速,扣三分,罚金220元。
尽管他约谈的排名非常靠后,但是由于第二拨2:15pm的人群,也被大拨喊人的时候跟随那个女人直接下台阶去法庭了,所以大约在2:30的时候大厅里就剩伙计一个人了。律师也知道没啥人了,就问还有2:15的么?伙计说就他一人了3:15的,律师招呼他进屋。
谈了约一分钟伙计出来。我问他择日上拖延的庭,还是认罪?他高高兴兴地说谈拢了,不扣分,罚金60。
实在是出乎意料。

我跟随伙计一起下台阶,找到法庭入口他一闪身进屋了,我迟疑了一下,觉得我应该不能进去吧,还是在门外等侯吧。大约二十分钟,伙计拿着一堆单子出来了,问我为什么不跟他进去看看热闹,非常有意思。我就问他:“不是犯罪分子也可以进去么?”他斜眼看着我,说:“我不是犯罪分子,充其量算是违法乱纪的人。很对,虽然你没有违法乱纪,但是你可以陪同违法乱纪的人进去。我还奇怪呢,一回头看不见你人了。”
“那现在我还能进去看看热闹么?”
“太晚了,等我下次违法乱纪的时候吧。”
我说:“那好吧,有下次就好。”
他给我讲了刚刚发生在法庭的,排在他前面的同为超速者的趣闻。
一位超速的男士,正好是在伙计之前倒数第二位进屋和律师谈拢的人,准备和法官进行二次申诉,聊几句然后交钱。法官问他:“你什么情况?”他说超速行驶。
“好吧,给我讲一个动听的故事,看看我听完你的故事以后是否同意消掉你的罚单。”法官笑眯眯地说。
“我父亲中风了,我叫了救护车。我一直很担心救护车里的父亲,在当时那种突发的紧急情况下,以至于我想也没想,就想着我要跟着救护车赶紧到医院。你能理解我当时的心情么,法官。那是我父亲,我就一直跟着救护车,一直跟着救护车,一直跟着救护车的速度,我要赶到他身边陪着他。”
法官顿了几秒,“你说服我了!这个故事非常完美。我必须消掉你的这张超速罚单。”
第二位是两位说普通话的中国中年男士,在等候区域的时候我见过他们。其中一位是当事人,也是超速,另外一位是他带来的朋友,帮忙他翻译的,汉译英和英译汉这两项工作。他们也是选择先与律师交流,然后去见法官。和律师交流后,我听见律师最后说:“下台阶去法庭见法官然后交钱。”当时大家谁也没注意听当事人因为何事而超速。
法官的开场白都一样,让当事人说明原因。翻译来来回回翻译了很久,然后法官说:“我也没有听懂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相信我刚刚说的话和提的问题,你们也应该没有完全理解。所以今天不能最后下结论,择日再来。”
两位中国男士坚持今天要把钱交了,不想另外选时间再来。可能他们与律师的约谈,律师听明白了,也许见法官因为太紧张,就完全说不清楚了。法官说了两遍,他们还是坚持不另外选时间要今天解决。于是法官说:“如果你们坚持不另外选择时间,那么这个时间我来替你们选。因为我必须保证你们百分百理解了我的话,如果我认为你并没有听明白,没有完全理解,那就必须择日再来。带着你的律师来。”
我问伙计那你听明白他俩为什么超速么?伙计说他也没听明白,但他确定他们互相交流的时候说的是普通话。我想那法官听不懂肯定没错了,因为伙计也叙述不出来事情的原委。
第三位的故事就是伙计本人。
我问他还是维持原判,你讲的故事不行?他说对法官维持了原判。我说那天你父亲不是也是搭救护车去急诊室了么?他说是,可是他并不是跟着救护车。
“60元不扣分,不记录在案。我已经非常喜悦了!” 伙计一边喜笑颜开,一边刷卡交了罚款。
“除去25元的停车费,未来保险费也不加。你今天发财了。我想想今天我吃什么。”作为陪同,我是肯定不能放过伙计的。
接下来的庆祝场面我就不叙述了。我总结性地问了伙计:“大多数人都没有选择约谈这项,但是由此听来我觉得这是一条很实用的经验。应该选择约谈对么?”他说很对,他认为自己的这个选择很对。虽然最终他并没有在法官面前彻底抹掉罚单,但是他有两次机会。这也是他第一次尝试了约谈,并且很意外地获得了他认为非常好的结果。
当然,约谈的时候你要保证自己可以阐述清楚,如果自带翻译也要确保翻译的英语语言表达能力。
我对伙计这次的分享经验表示了由衷的感谢。在此,我最后补充一句:经验虽好,不要超速驾驶,不要超速驾驶。

关于作者

发表数目 : 4308

© 2012-2018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by Canada China News

回到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