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观察: 首页 » 文学 » 比悲伤更悲伤(七)

比悲伤更悲伤(七)

文 / 十月 Canada

“对不起先生,花房的女孩今天有事早下班了。抱歉由于我们无法收款,给您拿不了花。”
“钱放那不行?”许魏洲问。
“我也做不了主先生,经理这么交代的。”
许魏洲和服务生示意没关系。孙佩佩笑笑没有讲话,她既感到失落又感到虚惊一场。两种不同的内心感受驱使着她迫切地想搞明白自己的慌乱来自何事,她回想着刚刚发生的一切。
“为什么要拒绝马雪燕?她喜欢你不好么?”孙佩佩硬生生地重新回到她的话题。
“你知道,我大学的第一年病倒过一回。当时为了不连累我的初恋女友,我和她分了手。后来我虽然痊愈了,但是我没有再考虑过感情的事儿。”
“这样吧,明天我去和马雪燕说明白,省得你们几个传来传去的走了样。”许魏洲做了决定。
“我送你回家。”许魏洲盯着孙佩佩说:“今天的事儿,我和你讲过的所有话不要告诉任何人,记住了么?”
“我不说。”孙佩佩有点小感动。
三月份的北京城仍然有凉意。孙佩佩回到家后思绪万千,她觉得自己明白也不明白,糊涂又不糊涂。

“妈妈,你说许魏洲为什么说要送我红玫瑰,他又为什么和我讲他的初恋。这是告诉我他曾经的感情生活么?他为什么和我说?”
“他喜欢你。”
“可是我从来没这么想过,他喜欢我有点不太可能。”
“他有心要给你买红玫瑰,这就不是一般事。”妈妈显得经验十足。

电话响了,是许魏洲。
“节日快乐!”
“三八节?这个节日有点小。”
“怎么,有人问候过么?”
“也就是你知道还有这么个节日。”
“看看,知道谁是好人了吧!”许魏洲打趣。
挂了电话,孙佩佩突然间想起了马雪燕。“我该怎么面对马雪燕,尽管她并不知道。”她问自己的心。
至于灵巧,早被孙佩佩抛去了云霄。

待续……

关于作者

发表数目 : 4497

© 2012-2020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by Canada China News

回到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