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观察: 首页 » 加国老人 » 两位特色鲜明的恩师 ——“恩师谱”系列之十二

两位特色鲜明的恩师 ——“恩师谱”系列之十二

文 / 刘福琪

1955年至1958年,我在保定市第一中学读高中。尽管保定一中九十点五零人才济济,群峰竦峙,而其中两位,仍称得上山外有山,天外有天,能人背后有能人。
酣畅淋漓,旁征博引如王者兴老师者,自是风格独具的大家风范,而墨守成规,囿于教材,仅于适当时节幽一把默,却扣人心弦,令学生叹为观止,也不失为一种高境界的个性化教学。经济地理老师孙知学,便被保定市中学界奉为不可企及的权威和泰斗。孙老师当时50多岁,身高体胖而眼睛小,睁到最大也比常人小,却一味半开半合于是总呈线状。但奇怪得很,谁有即使微型越轨行为,诸如窃窃私语个三五秒,偷偷传递个二三指宽的小纸条,孙老师立刻不嗔不怒地发出信号:“注意!注意!”孙老师上课,不拿教案,不带地图,一册课本足矣。每讲一个国家,先将该国疆域在黑板上娴熟迅速地勾画出来。九曲十八弯,同教材里铅印地图一般无二。然后依照课本顺序,或城市,或山川,随时在自制地图上填写和勾勒。板书之外,课本卷成筒状,两手握其两端,无规律地翻转。语速时快时慢,声调有高有低,直至进度完成。从头至尾,课本不开一次,不看一眼。但文字一句不丢,数字分毫不差。中国经济地理,世界经济地理,厚厚四本书,统统如此。绝了!实在太绝!熟悉教材到如此高不可攀的地步,耳闻者多不信,身经者深信不疑却大惑不解。孙老师的解释却很淡然:“此无他,笨功夫。”
班主任张尚志的一番话才是确解:“孙老师自谦是笨功夫,实则是硬功夫,没有崇高的职业道德,谁肯下如此感人的笨功夫?不下这般笨功夫,哪来这走遍天下无敌手的硬功夫?一届又一届学生何以顶礼膜拜啧啧称奇终生铭记呢?”
另一位让同仁折服、令学生崇拜的老师叫刘再进。刘老师是数学教研室里立体几何权威之一,高三把关的固定人选。但是,立体几何老师刘再进,在校外,在保定市,乃至在河北省,却以诗歌和散文创作久享盛名。诗风锋芒毕露,气干虹霓;散文淋漓酣畅,文笔凝炼。《保定日报》、《河北日报》是刘老师展示才华的两大文苑。学数学,教数学,却以文学创作为业余爱好且乐此不疲,并写得有声有色,有滋有味,实所罕见。但刘老师绝非不务正业,刘老师的几何课有绝活。和孙老师上课不带地图一样,从不拿圆规直尺三角板。该画什么图,抬手就画。他画圆,似乎信手拈来,漫不经心,不偏不扁,首尾圆合。不管图形多么复杂,娴熟地一笔笔画出来,立体感是那么鲜明。讲课风格与诗文风格一样,干净利索,极少空言和冗语,但又深入浅出。在他面前,没有笨学生。
(见于2019.7.29《中老年时报》)

关于作者

发表数目 : 4797

© 2012-2020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by Canada China News

回到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