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观察: 首页 » 情感 » 坎昆日记(四)《脏猴子,椰子,鸡尾酒》 文/十月 Canada

坎昆日记(四)《脏猴子,椰子,鸡尾酒》 文/十月 Canada

2016-1-12 (83)

站在海水里拍景色,不但可以拍到海水的清澈度,还能拍到一群海鸟突然间腾飞,耳边是一阵的清脆。哪怕这时逢三条小鱼游过脚边,也是来不及顾了。
威廉问海水凉不凉,我说帮我点一杯新鲜感的鸡尾酒。
脏猴子由此而来,将伏特加,新鲜的香蕉,咖啡利口酒和椰子奶混合一起。等等,我插一句椰子的事儿。那边几个墨西哥人站在椰子树旁边,树上头有个人正在摘椰子,威廉站在边上问:“能不能敲开一个喝了?”其中一个墨西哥人答:“行!”
所以我大老远就看见威廉捧着一个椰子,他先把椰子放在太阳伞下面躺椅旁边的台子上,然后端着一杯脏猴子过来,说你如果觉得海水还不够暖,那就等一等,先喝了这杯Dirty Monkey。
好多老外喜欢举着一杯东西站在海水里喝,脚底下是大千世界,杯子里也是大千世界,那种感觉只有当你将心里的杂念都丢弃之后,脏猴子的劲头才有可能进入胃,仗着这会儿的头脑简单随空荡荡的看不见岸边的海,一起荡漾心情。
飘飘又飘。
渺茫这个词你一定听说过,多数情况说的是前途。对,看不见岸边的海,你觉得前途在哪?那会儿我觉得前途这事现在说真不重要,不急在坎昆说,在多伦多说才应景儿。
继续说鸡尾酒。脏猴子之后是Mexican Lemonade,腻歪歪的咖啡味道之后应该清爽一下,龙舌兰、绿柠檬和糖浆组成了这款墨西哥情调的柠檬水。绿色,不单单是环保了地球,复杂的脑子偶尔也需要绿色调节一下节奏。
还要不要飘?还想不想。
如果打算让空旷激烈于稍后的夜色,直接加塞儿一杯Tequila下去,便是想不尽快激烈都开始说不过去了。那么,椰子怎么办?闲置着还是回忆一下旧场景?
椰子的故事发生在三年之前,不是同一棵树,威廉当年也没站在椰子树下,他只是看见了有人举个椰子在喝,他便去找了。至今我都不知道他从哪得来的椰子,但当他把椰子放在我面前的那刻,我觉得自己的重要性显而易见地爆裂去了云上。没有预见性的发生,才是故事。
所以说,椰子不是喝的重点,是闲置着的事儿,是空旷激烈之后想回放的倒片儿。

十月的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xiaojun701
留言信箱:
1523187841@qq.com

Ottawa Chinese Newspaper 《中华导报》 Canada China News

关于作者

发表数目 : 4797

© 2012-2020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by Canada China News

回到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