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观察: 首页 » 情感 » 《分手》文/十月 Canada

《分手》文/十月 Canada

break

十几岁时谈感情,说排在谈的前头。话要说清楚,都得说清楚,以前的经历不需要说,都是从零开始,但以后的事双方的愿望是一样的,我问清楚,你要说清楚。当年,年轻的我们曾经很享受这种完全占据和被擒的勇敢。能理解的是,懵懂时好多事是需要经历的,你才能判断这种经历是不是以后的你真正想要的。
直到,摩卡里带着苦味。
柠檬的酸味从装着松饼的口袋里往外窜。筱筱问:“哪一杯是你的?”戴维说你先选。筱筱取了写了名的那杯,喝了一口,戴维走向沙发,坐下,看见被筱筱抛在一旁的摩卡,问:“不喝,还是过一会儿喝?”
这会儿。
他们靠得很近,并正在更近,当她想越过更近的时候,手机响了。赵小波没犹豫地接了电话,说了一通和生意有点粘带的事儿。放下电话,只见他有沾沾自喜的表情,这突然让筱筱想起来十几岁时谈的那通感情,李常青的脸上,当年也是这种沾沾自喜。
没有东西可以阻拦我们开车,一路狂飙而过的造势,好比二环十三少落下的,跟随在速度后面的尾气之惬意,就是那个年代。“回不去的十几岁。”容我这么感叹。
“我心跳的方式,仿佛今天我还是十几岁。”赵小波对筱筱说。
屏幕亮了一下,见戴维发来信息,问明天有没有时间喝咖啡。筱筱停顿了两秒,然后打下一个好字。其事在两秒钟里,她有其他的答案,她想回复的是不好。理由:接下去一个月,也许更久,筱筱和戴维不会见面,所以她才会想倒不如,将不见的时间推得更久一点,好多事儿,好多想念他,也就淡了。
很近,更近,筱筱不知道当她想越过更近的时候,是谁打来的电话,让她只见十几岁时的自己,站在喜悦世界的门口,恭喜自己学会了高兴。
筱筱问:“要不要和好?”
赵小波沉下口气:“没那么简单,让我想想。”
于是,也就没有了于是,筱筱放弃和好,赵小波开始痛苦。他应该是忘了一件事儿:他离不曾经自己是十几岁。他以为丢了一块钱,又捡回来一块钱,就是喜悦了。但在筱筱眼里她更在意,一块钱是不是原来的那一张。
下雪了,戴维说要晚一点到。筱筱心想只要他终究是来,她就愿意等。两秒钟的停顿什么都代表不了,只要他还是原来那一张,哪怕有更久的见不到他,心也可以港湾。
至于和赵小波的那次分手,想想都是铺垫。

十月的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xiaojun701
留言信箱:
1523187841@qq.com

Ottawa Chinese Newspaper 《中华导报》 Canada China News

关于作者

发表数目 : 4362

© 2012-2018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by Canada China News

回到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