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观察: 首页 » 情感 » 《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七日》 文/十月 Canada

《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七日》 文/十月 Canada

unnamed

我要的东西在高处,我伸出手,又踮起脚尖儿。用力的时候我没有回头看,却不代表心里面的没有,留给你一个追赶和一个期许,某一天在高处的一个遇见。
酒旗风,有人打出一个名字又复制了几个大拇指和几朵小红花,跟随的有一片。
“我也快到了。”
“哇,还有红毯。”
“刚刚走红毯的那两位是谁?”
“酒旗风!复制粘贴的几个大拇指和几朵小红花。”后头没其他跟随。
“怎么没人报道啊?”
“有一个好像是苏苏。”
“我也觉得是。”
“旁边的呢?”
“猜不出。”
“像小主?”
被别人叫成小主的人里头,其一有主持厨房的,那是一种高不可及。我低头,看见她锅里煮着食物,我想吃,那怎么吃?我高兴,她的心也能吊天上去。
“头发像。”
“就咱仨围观啊。”
“高圆圆?”(继续猜)
“嗯嗯。”
“还有我一个。”
“高不戴眼镜吧?”
“你赶紧去现场考证一下。”
“这架势有点儿吓人。”
“什么架势?红毯吗?”
“反正咱们围观。”
“围观压力不大。”
“是的,围观不怕。”
团结的四个小拳头,拷贝粘贴。
“不知道戴白帽子的男子是谁?”
“看背影难度大呀,还有五分钟就到了。”
“不一定是同学,有可能是请的摄影师。”
“一定要揭晓答案哈。”
“白帽子的用手机拍。”(这句话我没懂)
“我也来了。”
“好的,没问题。”
欢迎(复制粘贴)。
“估计现场忙得不亦乐乎,没人转播。”
“我也觉得像苏苏。”
上照片,一二三四。
“四目对视的两位校长!”
鲜花(复制粘贴)。
“地理老师专场。”
“都是好配对的呀!”
官丫头做了一个静态的手势,然后对我说跟随,我说,所有的跟随都是动态的,静止的手势和旧宫里的规矩,附和我不愿意,异议你不愿意。那就沉默,至少打破沉默的方式可以留给以后。
“石头和小冯。”
“这红毯走的。“(大拇指一个)
“希望孩子们不要太当真。”
旁边收份子钱的大婶儿招呼按手印,不过是提醒这帮人赶紧地交二百块钱,别就想着拿姿势拍照片,得瑟颜值不急。小冯拿出来六百块放大婶儿眼前,招呼石头过来按手印。官丫头这会儿走过来:“吖,冯姐这份子钱里有妹妹这份?”小冯答曰:“六百块,我交出来的是团结,妹妹若有意思团结,得砸桌子上头八百块钱,那样的话才能有妹妹这份。”
昨晚大褂子打电话给我,告诉我九月底的时候多伦多的天气可能会不好,让我注意保暖。我告诉他九月下旬我就会回北京。大褂子很满意地挂电话,停止了塔儿哄多伦多天气这事儿。这个意思里头有这么一个意思,不要听对方说了什么,想他为什么说这个。
那,小冯的第三个二百块钱,谁又来大婶儿跟前按这个手印子?
下回说。

十月的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xiaojun701
留言信箱:
1523187841@qq.com

Ottawa Chinese Newspaper 《中华导报》 Canada China News

关于作者

发表数目 : 4459

© 2012-2020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by Canada China News

回到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