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观察: 首页 » 情感 » 《一万年来谁著史,三千里外》续说,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七日 文/十月 Canada

《一万年来谁著史,三千里外》续说,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七日 文/十月 Canada

old story

三十年前爱吃扁豆,每次发烧食欲恢复的时候,总是对姥姥说想吃扁豆。现在回忆起当初有扁豆吃的日子,仍然可以想象那时候自己的幸福指数,大过一百应该没什么问题。后来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扁豆的吸引力位置变成了喜欢茄子。
“是。”
“学校礼堂好漂亮。”
“晚上的节目更精彩!”
(笑脸和竖起的大拇指)
照片一二三四。
“没看到云松啊?”
“我可能撑不到下半场了,我半夜,饥肠辘辘,再看你们吃大餐。”(一个皱眉的表情)
“人不是很多嘛。”
“65?”
“好像没有。”
“好像不够啊。”
照片里,大庆穿着一件纯白色的、前胸印着字“爱我北京”圆领子老头衫,藏蓝色卡其布长裤,黑袜子和黑布鞋,头发剃成不到一厘米高的寸头,白了一半。让我不能不先琢磨,这个一米八的身高、体魄仍旧是束于旧日里的大庆,半途的白发是不是当年雯雯离开之后,留下的想念。不过,那个不三七开就不行的小分头不见了。
“估计晚上人齐。”
“没看到包包。”
“是啊。”
“包包两口,云松两口。”
“大个子?”
“对,大个子。”
有些见面不是为了继续,不过是怀旧路上情不自禁地停留一笔,既然大个子有这么个主意,雯雯也有这么一回的旧情,随心一应的事儿。
“老马。”
“估计晚上吃饭就到了。”(捂嘴的腼腆一笑)
“都去跑马拉松了?”
“马拉松可不是随便可以跑的。”
随便说,说如果大庆曾经是那盘扁豆,那这么多年陪着雯雯一起彩虹的大个子,理应理解为那盘茄子。我这会儿的意思不是引导八卦大姐们把事情拓宽了想,大庆和雯雯失联这么多年,就算继续友谊也得有点支撑的东西吧,没有,一点儿也没有。但大个子和雯雯的背后,有这个支撑,有半夜十二点被雯雯叫过去三环路边推车的支撑,你说这事儿算事嘛,算支撑。
“帅呆了。”
“这么衣冠楚楚不习惯。”(坏笑的脸)
“录一段啊!”
“搞得我又精神了。”(笑脸)
“吃了点东西,接着看。”
“大庆还没讲完?”
“话痨模式开启。”
“行了,行了,别装了。”
“赶紧下一个项目。”
既然,大庆属于今天的焦点,被群里的众多女性青睐,那接下去的故事里的女主角已然不会让雯雯扒着,能扒着的且能扯上大庆衣服边的,另有当属。
“轰不下去了!”
“还没结束?”
“有完没完啊!”(两张呐喊的小脸)
“换人!”(两张坏笑的小脸)
卓子举手,我以为她想问我如果换人,下一回的故事里说谁。毕竟,大家坐在回忆之课堂里的时间长了,便会有提问和抢问的欲望。我说其他的举手都放下,让卓子问。卓子起立,她直接说:“下回说铁锤和小冯。”
那就,应了卓子。

十月的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xiaojun701
留言信箱:
1523187841@qq.com

Ottawa Chinese Newspaper 《中华导报》 Canada China News

关于作者

发表数目 : 4723

© 2012-2020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by Canada China News

回到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