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观察: 首页 » 情感 » 《坐窗边的姑娘》(二)文 / 十月 Canada

《坐窗边的姑娘》(二)文 / 十月 Canada

zuo-chuang-bian-de-gu-nian-2

半裸的男人,手里握着长刀,雪地里奔跑;披着盔甲的男人,还是握着那把长刀,在河道中前行,搜寻。只见他走进洞穴,庞然大物的阴影从洞穴深处若隐若现;他又发现自己被铁锁困住双足、双手。火光、脚印、猛兽、血、孩子和女人的微笑。

他猛然地从床上跃身起来,“WHO ARE YOU?”有个声音问。—《影片Hercules》

孙世元最近一次联系乔娜,还是六个月之前,单从电话里听见乔娜的语气,他觉得自己被她怠慢了。接通了乔娜的电话,他先问“最近好吗?”

“挺好的。”
“去年国庆节,记得你帮我订过的那种点心,还可以帮忙订一下吗?”
“我把电话号码给你,你打电话过去订吧。”

按照以往他们俩热乎的时候,乔娜会订好点心,开车送到孙世元的公寓。就算自从一年之前,他走出乔娜家门的那个夜晚,他觉得乔娜对他的拒绝应该理解为,只是解除情侣关系。那天之后,虽然乔娜还会和孙世元见面,但渐渐地,那种被她怠慢的热情,让孙世元觉得乔娜从此对他甚至连朋友的情分也懒得维护了。

乔娜喜欢坐在窗户的明亮处,一杯咖啡和一本书,偶尔,她也会买上一个甜甜圈,在咖啡厅的一处靠窗的位置坐一个下午,有时候仅仅是两小时。

凯西和苑杰,几乎是从乔娜第一次光临就记住她,能被男人记住的女人,除了有引人注意的相貌,有高挑的身材,还有每周两次的频率。如果有哪一天,咖啡店里靠窗户的座位被占用了,乔娜就会买完咖啡,然后离开。

所以,凯西好像是有意地,又好像是无意地对苑杰和中年大叔说:“周一和周四,我把下午的那个位置留给那个姑娘。”他说这话的时候很诡异地笑一下。中年大叔没有说过同意,或者反对的话,他就是仿佛没有听见凯西的说话。

苑杰当然是赞同的,他有着一颗和凯西一样的,盼望每一个周一,和每一个周四的心。

引起凯西头疼的客人:有一位上了年纪的太太,她偶尔会在周四的下午出现,她也注意到了那个姑娘乔娜,和她每次不变的位置。这天,这位太太问凯西:“咖啡厅可以预留位置吗?”“是的太太。”
凯西的回答显然是惹恼了这位太太,她冷笑了一声说:“我也是曾经以为可以,可不知道是你们哪一位接的电话,说这里不接受预留位置。”尽管这件事让凯西感到很惊慌,但幸好这位太太没再继续纠缠这个话题。

“这位该死的太太,能不能理解一下呢!”凯西在客人全部走掉之后,狠狠地说。“如果她问我这个问题,我就说,如果您需要第二杯咖啡,这里可以为您免费续上一杯。”这是中年大叔的唯一的一次,对整个事件的表态。

和乔娜约会过几次之后,有一天,孙世元觉得如果他开口说进一步的话题,乔娜应该不会拒绝。按照以往的经验,每次他看中一个姑娘,他不会问:“今天我可以留下来吗?”因为,每次他都不是开口说这句话的人。但他也并不能确定他是因为喜欢乔娜,还是仅仅是又一次的追逐游戏。

“今天我会问。”孙世元决定的事,除了预想过乔娜也许会拒绝他,便是没有其他理由能阻止这个念头。

十月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xiaojun701
留言信箱:1523187841@qq.com

关于作者

中华导报
发表数目 : 3041

© 2012-2015 Designed and Powered by WANG Advertising

回到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