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观察: 首页 » 生活 » 【加拿大肝脏基金会专栏】我为什么捐赠肝脏给陌生人?(上)

【加拿大肝脏基金会专栏】我为什么捐赠肝脏给陌生人?(上)

wei-biao-ti-1

由于遗体捐赠器官供应短缺,活体捐赠者对于挽救濒危的生命至关重要。但是,是什么促使某人捐赠器官给素昧平生者呢?两个孩子的母亲、39岁的杰克琳·赖特(Jacklyn Wright)分享了她于2016年捐赠肝脏给一位陌生人的经历。
(杰克琳与丈夫与孩子们)

是什么促使你捐赠肝脏给陌生人呢?
这不是一个容易的决定,几个不同的原因促使我最终注册成为活体捐赠者。之前我见到过公开征求活体肝脏捐赠者的事情,所以在我脑海里,我知道我们可以作为活体捐赠者捐赠器官。去年金士顿Wagner家的双胞胎公开寻找活体肝脏捐赠者,我就想,如果这对双胞胎需要肝脏,也许有其他同样患病的人也需要肝脏,我想知道我能不能成为一个匹配的捐赠者。我自己有两个孩子,如果某一天我被告知我无法挽救他们的生命,那会是如何一种痛苦而绝望的情形?如果我无法做什么帮助我的孩子,我需要像我这样的人—— 一个陌生人——挺身而出帮助他们。我想,如果我真的可以拯救生命,为什么不呢?如果我能令一对父母免于失去宝宝的痛苦,为什么不呢?拯救生命是神奇的事情。我可以捐赠我的一部分肝脏,另一个人可以继续生存。就是这么简单。有时简单的事情是最有意义的。

你的家人怎么看待你的决定?
第一次和丈夫讨论这件事时,我给他讲了我在网上了解到的一些事实:肝脏会在大约8周後恢复到原来的大小;肝脏捐赠需要将胆囊完全切除(我自己也有点震惊!);手术後需要约6周康复(才能回到工作岗位)——但是,这些小小的麻烦与不便,将拯救一个生命。在讲了这些十分钟後,我停了一下,等待他的回应。丈夫看着我说:“那我也可以捐赠我的肝脏吗?”——那一刻,就像其他那些令我感动的特别时刻,那些令我坚信我嫁对了人的时刻——我跟丈夫志同道合。
那时我的两个孩子分别是8岁和10岁,是适合被告知我的这一决定的年龄了。我淡化了我本身的风险,对孩子们强调,如果病人没有及时获得肝脏捐赠,就一定会死掉。两个孩子认为我要做的事情很重要。我们把肝脏移植说得像是有超能力,而我就是一个能让肝脏再生的超级英雄!
告诉我的父母很难,我立刻看到他们脸上的担心和异议。哪里有父母会让孩子无缘无故地拿生命冒险?但是,他们两人都没有提出反对,因为他们支持我。妈妈甚至给我钱,以帮助抵消捐肝的费用,她认为我要做的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未完待续)

11782_0.625527001427830829_clf_logo_trad_chinese_small-1024x666

有关加拿大肝脏基金会

加拿大肝脏基金会成立於1969年,为全球首个致力於肝脏疾病研究的组织,研究项目包括肝病的成因、诊断、防治及治疗,并提供相关教育。今天,加拿大肝脏基金会是支持肝脏研究的最大的公益基金。我们通过推广肝脏健康、提升公众对肝脏疾病的关注与理解、为受肝病所困的个人提供支持,致力於令肝脏研究焕新生命。如需了解更多,或者想捐款支持肝脏研究,请浏览网站www.liver.ca/chinese。

关于作者

中华导报
发表数目 : 3704

© 2012-2018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by Canada China News

回到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