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观察: 首页 » 健康 » 【加拿大肝脏基金会专栏】谁给陌生人一片肝?(下)

【加拿大肝脏基金会专栏】谁给陌生人一片肝?(下)

gan-zang
手術三天後,海瑟第一次步行。

海瑟決定為將自己的一部分肝臟捐贈給陌生人。她很高興地通過了所有必要的測試,並在2016與她的第一個潛在器官接受者匹配上了。然而,在確定了移植手術日期不久之後,她的匿名肝臟接受者病得很重,移植團隊首先被迫推遲手術,並最終取消了手術。

“那是一個悲傷的時刻,”海瑟說。“盡管這個孩子和他們的家人都是陌生人,但令人心碎的是,我們已經接近於可以挽救她的生命了,機會卻消失了”。

海瑟在第二年重新加入了匹配過程,她有了一個新的患者匹配,手術日期也已設定。

在多倫多綜合醫院與病童醫院共同實施的移植手術中,海瑟成功地將30%的肝臟捐贈給了一位病童。除了被告知手術成功並且接受者表現良好之外,她不會再收到有任何与她挽救的兒童的更多信息。他們唯一的聯絡,將是通過移植辦公室傳送的一次性匿名信件。

海瑟在醫院住一個星期康復。她的康復進展非常順利,在手術11天後回到她的咨詢業務工作。她的肝臟將會在幾個月內成功恢復到正常大小。“我還沒有找到可描述手術後幾個月內的情緒高潮的詞語,”海瑟說。“我一直不知不覺地想著孩子,思考他們在多年的生命裏能夠實現什麽樣的裏程碑。”

回到常規生活中的海瑟,身上留下了一道4英寸長疤痕,她在自己的系列推文中稱這一疤痕“令人思考”,是“重要事物的提醒”。

“對於所有人(至少在安大略省),翻轉你的健康卡,檢查它上面是否有‘捐贈者’字樣”海瑟說,“如果沒有,你可以上網登記成為捐贈者。既然你知道成為一個活體捐贈者意味著什麽,那就認真思考一下吧!想想你是否能成為某個人從移植等待名單中移除的原因”。

當你讀到這裏,會想海瑟的器官捐贈之旅已結束了—-你可能錯了。“我打算再做一次,”海瑟說。“有一個家庭成員患狼瘡,可能需要腎臟。只要她需要,我就打算捐贈我的腎臟。”

关于作者

中华导报
发表数目 : 3636

© 2012-2018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by Canada China News

回到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