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观察: 首页 » 旅游 » 南极,我要落地 (一)

南极,我要落地 (一)

文 / 吕华青

从智利首都圣地亚哥出发,往南飞行3个小时,便到达了世界最南端的城市、地处麦哲伦海峡西北岸的蓬塔阿雷纳斯。
旅行团领队在大巴车上通知大家:“现在是下午4点钟。到达酒店,拿好房卡后,请大家首先去酒店二楼,领取探险公司赠送的防水抗寒冲锋衣和免费借给大家使用的防水靴。然后,每个人将自己准备带往南极的行李,送到指定地点称重,托运行李限定15公斤,随身行李5公斤。下午6点,全体人员在会议室参加出行会议。”

南极行程由探险公司接管

酒店二楼的一间大会议室里,挂着一块宽幅的投影屏幕。屏幕上,一艘腹底乌黑、舱室淡蓝的探险船,停在冰天雪地中。“南极,飞跃德雷克”几个大字,显得格外醒目。

从上海出发,途经美国到秘鲁,然后再转机到智利,一路走来,12人的小集体,此刻汇入了百余人的大团队。这些人,都是从中国各地分不同时间出发,走完不同行程或者直接奔着南极,而来到蓬塔阿雷纳斯。各路人员汇集在这里,共同参与明天华人包机,飞跃德雷克海峡。到达南极后,再由冲锋舟分批将大家送往停泊在大海中的探险船上。探险公司为华人包租了探险船一周的班期,以解决南极探险活动期间的吃住行。

主持会议的是一个叫艾丽的女主管。她站在屏幕前,逐一介绍她的工作团队人员。艾丽是美国人,大约40多岁的样子,中等身材,短发齐耳。她不苟言笑,谈吐中肯又精干沉稳,给以一种可以放心托付的感觉。她一开口便宣布:“从现在开始,你们的南极探险之旅,由美国夸克探险公司负责。”接着,又说:“到达南极以后,你们的一切行动,听从探险队长和船长的决定和安排。”

在出行会议上,艾丽从航班信息、飞机降落地点、乘坐冲锋舟的操作与救生、南极合理的穿着、保持南极的原始生态、保护南极野生动物等方面一一进行告知和讲解。她特别强调,南极的环境不适宜人类居留,无法预测且隐藏着不可预知的危险。还指出,南极的紧急救援及撤离是非常困难的,需要用飞机,还可能会等待多日,请各位照顾好自己。

第一次全方位了解南极的基本状况,大家都很兴奋。从艾丽的介绍中得知,南极乔治王岛上,有一条在沙石地上推平的能供小型飞机起落的简易跑道,跑道全长仅1600米,不足一般机场跑道的二分之一。明天,我们即将去往那里。
按照出团会议规定,每天晚上9点,酒店大堂会公布次日的航班以及相关信息,以便让大家了解,提前做好出发准备。当晚的信息显示:

2019年2月4日,上午9:30—10:00遗留的行李,送至二楼会议室。10:30乘大巴车去机场。12:30第一航班起飞。

a-nan-ji-jin-tian-ke-yi-luo-di-lv-hua-qing-she

关于作者

发表数目 : 4256

© 2012-2018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by Canada China News

回到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