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观察: 首页 » 情感 » 三月的最后一个周日

三月的最后一个周日

文 / 十月 Canada

雨的声音挺大,啪啪的响。声音从街道上传向二楼,隔着玻璃一望,绿色有一种安静的美贴向心间。
牛排馆关门两周了。
白搭给的Muffin松糕,我不是舍不得吃,我是舍不得它背带上贴着的品牌被我不屑一顾,我是顾念的。即便我确实不爱吃它的口味,但我爱品牌的心是诚挚的。
世间的此时,也只有我来吃掉这唯美的它。
雨声仍然挺大,啪啪声啪啪啪的。看着对面房子上落霜的瓦,它望着天空,我望着它。我们这会儿都有事可做,有情可心。

《一碗海鲜意面》
一进餐馆,身置周五自有的周末的眉目里,与周围的吵吵一样,我嚷嚷着要吃一碗面。
服务生开酒瓶,把打开后用不着的瓶塞儿放桌子上。我拿着瓶塞喜洋洋地握了几秒,心欢喜地又放桌子上,未急于放进挎包里。但是心想着,一会儿我要放进挎包里带回家,扔进我积攒的瓶塞盒子里。
一碗海鲜意面。
白葡萄酒的力量使人心猿意马,想东想西。心一旦起飞了,我不想喊停,我想越飞越远,最好假装地路过回家的路。
刀叉盘子碗,散养的心更加散。
琢磨着吃面,压着嗓子闹吵吵。
小侍开酒瓶,木头塞上桌她思。

《这个早晨醒来》
早上起来,有很多想说的话,就翻开唐诗读了几首。觉得简单明了可以陶冶这个清晨醒来后的芳心。
我不想直接吃草莓,胃吃了酸的东西就不舒服,吃了一阵子的药片,暂时缓解了不适感,尚未去根儿。做草莓酱和酸奶一起吃么?
醒来的清早,心间涌出无限话。
唐诗三百首,读李白送陈章甫。
涟漪起涟漪,平抚细纹皱眼亮。
草莓红火了,胃波澜起伏变迁。
大夫的药片,喜失适地熬瞬去。
旧患未行西,酱料淋酸奶拌匀。

关于作者

发表数目 : 4797

© 2012-2020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by Canada China News

回到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