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观察: 首页 » 情感 » 《初恋》(上) ——英俊的男同学

《初恋》(上) ——英俊的男同学

文 / 十月 Canada

“这个‘淡得’是谁呀?他问我你的电话,说有个叫赵强的同学在渥太华想联系你。我能告诉他么?”说这个话的人是我发小,我对于她忘记了这个叫‘淡得’网名的同学有点诧异。
“是我初恋男友。”
“喔喔,对对,想起来了。”
“行,你告诉他吧。
早上睁开眼的第一件事就是上各种社交网站那打卡,看看谁谁的他啊她呀的都是怎样度过了平常的一天。
“天黑后走在路上看到撒狗粮的,才恍然大悟。”看见这么一条微博,我先微微一愣。再看配图,黑灯瞎火里一男一女甜蜜中,女的手里握着一支红玫瑰,俩人站在路边儿看着远方,完全没有回家的意思。
我看了一眼今天的日期,5月20号。
“这种半路出家的节也叫节。”我留了言。
“我称之为商业节。有坐轿子的就有抬轿子的,没有不开张的油盐店,不然那些带货直播的红人儿们还不都得饿死?”摄影师回复了我一行字。
“带货的人越来越多了,都自带流量。”和摄影师聊了两句,我又转去其他圈子打打卡。
看见大家都在谈初恋。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从来没与任何人谈起过这段初恋的往事。我觉得我的初恋不够好,够不上我拿来作为回忆,但又够得上作为痛恨自己的教材。所以说,这件事就应该沉在海底。
但今天我突然觉得说说无妨,说说我当年的跟头栽在了哪个位置上,栽在他当年确实是十分英俊。
初中的时候我们是同校,但不同班。由于各班级课间休息时都在一个院子里活动,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我必须说,他当时是我们年级里最英俊的男同学。
我发小和他一个班,发小特意指着班级合影照片里的他对我说过:“他长得确实很不错。”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我并不认为这个人会和我在日后的某天扯上关系。但是偶尔他站在墙边与一帮同学聊天的时候,我的目光也会落在他的脸上。
高一开学后发现,我居然与他分在一个班。我并未与他同桌,他个头高,位置更靠后一些。这件事并未让我感到有异样,不过就是那个长相很英俊的男生与我一个班了,看见他的次数会比以往更多这么一个变化。
直到,我收到他递给我的纸条。
开学一周后,某天课间他经过我的课桌,放了一张折着的纸条在我桌上后匆匆走开了。我真是不记得当时的我是什么情况,慌张不慌张。我看了纸条,上头写了什么我现在也完全记不起来了,但是主题我是记得的,有一句:“做我的女朋友好么?”
我看后的第一反应是,他长得这么英俊,怎么会看上我了!不瞒您说,我当时是有很大的惊喜。
事后我没与任何人提起这事儿,我当它没有发生过。自打这以后,他经常给我送纸条,也有让我的同桌赵强转给我。纸条上经常催问我想得怎么样了,给他回个信儿等等。
我没有回过信儿。
我是非常痛恨早恋的,我也非常瞧不起初中时的好朋友突然间谈起了恋爱,在我眼里,早恋很可耻。
这件事就在频繁地递纸条与偶尔下课尾随我,得空问我:“答应我吧。”这种情况下继续了几个月。
有一天下午放学,发现有个初中同班高中去了其他学校的男同学尾随我回家,我非常害怕。这件事持续了几回,我害怕是因为那个去了其他学校的男同学在我眼里是“小流氓”的形象,他个子非常高大,当时就有1米85了,喜欢打架还抽烟。
抽烟的男同学就是“小流氓”,这话是我妈说的,我可是记住了。
就这样,我每天去学校的路上,放学回家的路上都特别忐忑。上学的时候想又得收纸条;放学的时候想,“小流氓”可不要再来了。
有一天下午放学,刚出校门就看见了“小流氓”男同学又来了,站在学校门口看着我。我假装没看见他,错开他的视线加快脚步往家走。很奇怪,这次他并没有跟上来,我松了一口气。

关于作者

发表数目 : 4696

© 2012-2020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by Canada China News

回到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