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观察: 首页 » 文学 (网页 50)

东北故乡情(七)

一夜无话,次日早饭后我们乘坐长途巴士去往长春,走出山林,天气晴朗,在蓝天白云下是一眼望不到边的良田,我看到,除了玉米大豆外,偶尔看到田里放着成排的有2尺多高的发褐色的东西,我问坐在我旁边的一位农民老妇人,她告诉我那是木耳,我很感兴趣,因为在渥市我经销这种健康食品,据说木耳可以降胆固醇,通血管,很受大家喜爱。 ...

更多

我 和 冰 球

我从小就喜欢冰球,八岁时我正式加入了卡娜塔冰球队。那时候我有很大的热情,可是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玩。滑冰特差,球带不了,不会射门。每次在冰上带不了球,射不了门的时候,别人都看着我哈哈笑起来,有的人甚至想把我从那队上踢出去。但我不服气,当别人笑我的时候,我并不生气,我只想证明给他们看—我也行,只要我努力。 ...

更多

《雾里看花》

第一次见到梁老师在381 Kent Street 的英文课堂。她释放出来的女人魅力不在于我是否可以读得懂,而在于我是否想要留得一份静心,读得完整。 一份不错的职业,搭配一份来自家庭的幸福感觉。她让我读出,我无法写出来的那种自然而然的恬静。她说喜欢南来北往地旅游,喜欢目的性不明确地逛街购物,还喜欢花些心思为女儿烧出有滋有味的可口饭菜。 ...

更多

悼文

在座的各位都是父亲生前挚友,主内兄弟和我们的亲属,我代表母亲,弟弟和全家人,衷心感谢各位,为父亲送行并和我们共同分担悲痛。 父亲去年确诊为“红血球再生障碍”加上年事渐高,体力日衰,病情加重,身体消瘦。2012年1月10日住院以后,医生多次建议放弃治疗,我们一再坚持下,父亲与病魔做了最顽强的战斗,直到今年3月22日下午4点48分,心脏停止跳动,不幸与世长辞。享年86岁。临终遗言是:平平静静地生活。 ...

更多

东北故乡情(六)

次日我们是乘坐火车去长白山的,一路上青山绿水,庄稼茂盛,真是满山遍野的大豆,玉米(现在都不种高梁了,因为不高产)。近午夜下了火车,坐上一辆出租车,找到一家旅馆,我们定了一套家庭房,就是里面有两室一厅,还有厨房,洗手间,一切应有尽有。 ...

更多

我的母亲

我的母亲和其他的母亲一样,都很爱自己的孩子。我的母亲是我最重要的亲人,她养育我,鼓励我,看着我慢慢地成长。 我记得有一次,我考试考得不好。回到家,爸爸很生气地批评了我,我爬在桌子上哭了。这时,母亲走了过来,叹了口气,安慰我说:“别哭了,哭没用,你下一次要好好复习,认真别马虎就能考好。”我听了,有了动力,在后来的考试中,成绩很好,妈妈看着我,满意地笑了。 ...

更多

种一株母亲树

妈妈,母亲节快要来了,我依然不在你身边,不能亲自为你送上母亲节的康乃馨,但我想好了,我要在母亲节,为你种植一棵树。 我的妈妈,和她那个年代出生的人一样有着多折的命运。在最想拥有知识的岁月里,大学的门却向她紧闭;在人生最多彩的青春岁月中,她生活里只有单调的蓝和绿;在她刚刚明白爱情的美好时,现实的婚姻却强加在她身上。 ...

更多

© 2012-2018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by Canada China News

回到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