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观察: 首页 » 教育 » 瑞荣画荣宁说儿时的游戏

瑞荣画荣宁说儿时的游戏

瑞荣绘画教室:613-796-0688

我们小时候玩的游戏没有现在孩子多,但我们依然十分快乐。与现在的孩子相比,我们玩的游戏无论是从道具还是规则都是自己发明创造的。那个年代的孩子最大的不幸是没有人引导,玩什么都是凭兴趣;最大的幸运是没有人约束,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真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梳理一下儿时玩过的游戏,大致有以下几种:

过年放风筝_1
1、官兵捉强盗
这个游戏可能在五十年代出生的发小中盛行,我们也玩过,多半是他们带我们玩的。游戏大概是这样玩的:许多孩子通过包剪锤或手心手背,决定谁是官兵,谁是强盗。强盗们躲起来,让官兵们去捉,官兵们要设法找到强盗,强盗们要设法夺取官兵的大本营。如果强盗被捉住就是官兵胜利,如果大本营被夺就是强盗胜利。为了控制游戏的难度,孩子们往往事先说好一个强盗躲藏的范围,六号楼、七号楼的孩子玩个这游戏一般也就是躲在自己的屋前楼后,绝对不允许躲到一号楼去。这个游戏最有意思的地方是强盗如何选择藏身之处,有躲到树上的,有躲到楼梯肚子底下放扫帚等东西的杂物间的,也有躲进垃圾箱的。我有几次在晚上玩这个游戏时扮演强盗,因为实在无处可躲就往离大本营最近的一片草坪里一趴,官兵们往往喜欢从最难的地方找起,谁也没想到脚底下还趴着个人,当他们离开大本营去寻找强盗时,我已经“悄然夺旗”了。这就是人们所说的“最危险的地方也就是最安全的”。

踢毽子

2、斗犄子
说实话,尽管小时候这个游戏我们经常玩,但这三个字怎么写我现在也不知道,不过发音肯定没错。好像这个游戏还有一个正规的学名,少数民族运动会上有这个项目,叫什么我实在想不起来。游戏的玩法是这样的:可以单玩,也可以群玩。单玩是一对一,群玩是一群对一群。每个人单腿落地,另一只腿弯曲抬起横于脐下,弯曲的腿像个犄角,以此处撞击别人。这个游戏大个子占点便宜,大个子往往一跃而起的时候,“犄角”正好顶住小个子的胸部,经常可以将小个子撞翻。在这个游戏中,双手拎腿也有两种姿式,一种是双手并排握住抬起的脚腕,双臂正好护住胸部,这是守式,当大个子进攻你时,可以靠双臂的力量护住胸部,并且可以通过双臂发力将对方顶回去。另一种是一只手握住脚腕,另一只手抓住大腿部位的裤子,这是攻式,攻击别人时,双手往下发力可以增加腿部的力量。

ruirong-4

3、滚铁环
一个圆圆的铁环,一个推环的钩子。玩法有两种,一种是正常推着走,一种是掏螃蟹。这个游戏可以自己玩,也可以和人比赛,看谁推得快。冰天雪地里滚铁环有助于热身。

4、击梭
取一比手指粗的木棍截成一长一短两段,在地上挖个洞,由长棍朝目标洞方向拨击短棍,对方还要进行干扰,用长棍击打飞来的短棍,使其远离目标洞,最后的胜者是短棍离目标洞最近的。这个玩法有点高尔夫和棒球的元素。一度在发小中十分流行。

儿时的回忆

5、牛皮筋、香烟纸
这是两个带有“赌性”的游戏。牛皮筋先是看谁弹得远,再看谁射得准。没有玩过这个游戏的人,根本不知道如何把牛皮筋弹得远。“高手”总是让牛皮筋在弹射的瞬间,与地面保持一定角度,使牛皮筋落地后还能滚动数米。按照规则,弹的远的一方,可以用牛皮筋弹射近的一方的牛皮筋,射中为赢。这个游戏有点像保龄球,也有点像时下流行的沙壶球。
香烟纸的赌法就是拍。但是很有意思的是孩子们为每张香烟纸都定了价,比如一张“中华”等于两张“长江大桥”,等于四张“凤凰”,等于八张“大前门”,等于十六张“飞马”。就像钱一样,“中华”是一百元的老人头,“飞马”是一元钱的钢镚。
那个年代,在社会上还有流行玩“钓鱼”、“拍婆子”、“新街口补袜子”,忠林坊的孩子从不玩。
我上面说的都是当年男孩子们的游戏,女孩子当时玩什么我就不知道了。因为七十年代,忠林坊的发小奉行男女授受不亲,界线分明,因此当年发小之间,很少有后来擦出爱情火花的,这不能不说是一大遗憾。前两天听了一个单相思的故事,突然想起了毛宁唱的《涛声依旧》:我这张旧船票,是否还能登上你的客船……

Ottawa Chinese Newspaper 《中华导报》 Canada China News

关于作者

发表数目 : 4308

© 2012-2018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by Canada China News

回到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