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观察: 首页 » 情感 » 《坐窗边的姑娘》(三) 文 / 十月 Canada

《坐窗边的姑娘》(三) 文 / 十月 Canada

zuo-chuang-bian-de-gu-nian-3

乔娜自然是注意到了,她在这间咖啡厅有个特殊的位置,所以如果她哪一个周一和周四有其他的事情,她就会在买甜甜圈的时候对凯西说:“我下个周一再来。”语气里充满了感激和歉意。

“我忘不了她的微笑。”凯西除了在数工资的时候说严肃的话:“我爱这些劳动所得。”然后吻一下信封,就是这天,他最后一次提起乔娜的时候。

“她应该不是因为搬家,换了工作,和换了城市。”
“她死了?”
“我曾经猜测,她仍然活着。”凯西望着那张乔娜坐过的桌子。“得了,只是一种感觉。”他用胳膊轻轻地撞了一下苑杰。

乔娜的癌症复发了。六年来,她以为自己是安全的,终于可以安全地与孙世元展开一场有感觉的爱情。可是,当她的身体开始向她输送信号,她偷偷地跑去医院,紧张地听结果。

“今天不要甜甜圈。”

乔娜坐在往日的位置,她的眼睛并没有看书,她正在犹豫一件事。“如果,孙世元开口了……”她很害怕他会开口。“我拒绝他,还是答应他?”她继续着这种犹豫的想象,她害怕他知道她的病。

凯西不知道乔娜心里的种种的犹豫,他观察到乔娜有自己的心事儿。

孙世元没有买花,他不想让事情看起来有刻意的痕迹,他只是准备了一个故事,他要把这个故事讲给乔娜听。“从我一岁的时候开始说,还是从三岁开始?”

“是你特意买的酒?”
“是。”
“我从来不喝酒,一喝酒除了想睡觉,就是想睡觉。”

乔娜改主意了,她本来是想着喝下这酒,然后试试看她有没有胆量说。可孙世元原来是不喝酒的,这就是说,她最后的那个想试一下的决心,她坐在咖啡厅的窗边想好的决心,泡汤了。

“不过,我可以喝一杯。”
“不喝酒就不要破例。”
“如果,我问你,我今晚可不可以留下来?”

乔娜假装没有听到孙世元的话,她说:“喜欢吃我做的菜,就多吃一点。”
“我正在问,我今晚可不可以留下来。”

乔娜看着孙世元的眼睛,她觉得既然自己从来就不知道,孙世元原来是不喝酒的,那就永远都不要让他知道,她有过癌症,并且又复发了。她不说,不是因为想刻意瞒着谁,她只是觉得,她爱他,她就应该自己走。

“表达,就是伤害。”她这么想。

九岁的时候,乔娜的母亲就去世了,父亲娶进门的后母,和父亲又生了一个妹妹。后母对乔娜按说也是不错的,没有给过她任何脸色,也没有给过她任何的亲切。有一次,她淡淡地和乔娜谈起,她不想假装爱她。

乔娜没有对父亲提起过后母的话,她尊重后母,尊重她至少诚恳地说出了实情。乔娜并不想学习后母的这种诚恳,她觉得不对父亲说,她就不会有第二次受到伤害的感觉。乔娜了解自己,她也感激自己没有胆量和孙世元谈,她有癌症这个话题,她只是想以逃避的态度逃避伤害,直到死去。

“孙世元……”
“你拒绝了?”

听见乔娜这么叫自己的名字,再看她的表情,他就知道他被拒绝了。在这之前,他们俩不是没有过身体的接触,他吻她,她也没有拒绝过。所以,他才觉得今天他是势在必得的。

十月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xiaojun701
留言信箱:1523187841@qq.com

关于作者

中华导报
发表数目 : 3217

© 2012-2018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by Canada China News

回到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