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观察: 首页 » 情感 » 《关系》(下) 库伯,小姑娘 文 / 十月 Canada

《关系》(下) 库伯,小姑娘 文 / 十月 Canada

guan-xi-xia

那天,小姑娘下楼。

库伯穿了一条破了五个洞的牛仔裤,头发乱蓬蓬的,一副惺忪未醒来的样子,他尽量让眼睛保持睁开;安妮穿了一件米黄色的衬衣,黑色长裤,黑布鞋。太阳打东边照过来,小姑娘脸上涌出的红晕不是刻意的,红晕是年轻。

“我的作业本儿呢?”
“我带着呢。”库伯放下背包,双手背后,“不过你得自己找出来。”
“你这个讨厌的家伙。”

这会儿。

“你正在走神儿,亲爱的。”安妮一边看酒单一边说。
“我正在想,我是个讨厌的家伙。”库伯也没看安妮,他开始傻笑。“你知道嘛,安妮,我突然想起来那次我看见你下楼,你的那件米黄色衬衣……”库伯无法止住自己的傻笑。“看起来很丑的一件衬衫。”

“和你现在样子一样丑?”安妮微笑,她的眼神里没有责备,责怪,她微笑的时候挑了挑眉角。
“亚瑟,我们吃生蚝好不好?”安妮没有想继续和库伯说“丑”的话题,她这会儿的注意力全部在酒单和菜单上。

“你想不想先喝上一杯,安杰拉?”亚瑟。

“如果我说,安妮……”库伯停顿了一下,“我现在说嫁给我吧!”库伯。
“你开玩笑吗?”
“我不是。”
“我很抱歉,库伯,如果你还把亚瑟和我当朋友。”

亚瑟抬起头,他看着安妮。他这会儿最想说的一句,他以为应该是他最想说的,他说:“安妮,别理库伯这小子,他有点喝糊涂了。”他又对库伯说:“她要嫁的人是我!”亚瑟一字一顿地说。他脸上的严肃劲儿,他觉得自己有点受不了这种严肃。

“嗨,哥们儿,你知道的,当初你从我手里抢走安妮,我没说什么。但这么多年过去了,三年吧,对,就是三年。”库伯又停顿了一下,继续说:“三年按说也不是很久,但我决定了,如果安妮仍然爱我……”库伯开始微笑,或者说,他正在嘲笑自己。

“嫁给我,安妮!”库伯。

我觉得我正在改变风格!如果你读海明威写的故事,完事儿后你就会有这么一种感觉,他想告诉我们什么呢?他什么都没想告诉,他只是叙述一件事儿,他的事儿里你又读不出编造的痕迹。你知道的,很多事你得自己琢磨,一千个人,有一千个琢磨。

我假设一下情节,我琢磨的。安妮也许说……

“我要嫁的人是亚瑟!”
“我也爱你,库伯。”
“亚瑟,你能原谅我吗?”

既然是我的琢磨,那我就议论几句:答应一个人,答应一件事情,不难。难于,你的答应之后,你即将失去怎样的关系,你在乎的。

十月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xiaojun701
留言信箱:1523187841@qq.com

关于作者

中华导报
发表数目 : 3024

© 2012-2015 Designed and Powered by WANG Advertising

回到上面